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鱼书
    容城,乃是华族第一大家族张家的地界,在张家眼中,也不过是一座小城,只分派了旁系的一个小儿子来管理,这张家势力之大可见一斑。

    进了城,初窗只觉眼前景物应接不暇,商铺星罗密布,贩夫走卒此来彼往,晃得人眼花缭乱,颇有晕眩之感。不过初窗只去过犇犇小镇,小镇商户总共不过十户,哪里比得上这一座城,这座城随便一条街也比犇犇小镇繁华热闹。

    人在腹中饥饿时嗅觉会更加明显,比如初窗现在跟着一股肉汤的香味一路而来,便站在一家面摊前挪不动脚,只眼巴巴地望着面摊老板那盛汤的勺子,恨不能把勺子吃了。

    面摊老板眼尖,瞧见摊位前站着一个小姑娘,看小姑娘这样子肯定是饿了,便放下碗,在围裙上擦擦手,到初窗面前,温和地问:“小姑娘要吃面吗?十文钱一碗。骨汤浓厚,面条筋道,再加上葱花七八粒,可香了。”

    初窗知道什么是钱,就是以物换物中间过渡的东西。她见师父用过,在犇犇小镇上,买了衣料。但她没有,她身上唯一值钱的可能就那个流光珠了。

    向来不食人家烟火的师父是否也想过初窗有一天会没钱吃饭,只眼巴巴地守在面摊面前。

    面摊老板一瞧初窗这样子,楞了许久就是不动,便知道初窗没有钱。但自己是卖面条的,不是施舍的,自己也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实在没那个能力处处施舍。若开了这个头,天下食不饱的人何其多,哪里施舍得过来。

    老板也只叹了口气,对着初窗也无话可说,终是力所不能及,爱莫能助。

    初窗想了许久,这珠子应该能换顿面吃,季秋姐姐说这珠子不能随便拿出来,但眼下应该不是随便的时候,因为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

    初窗来到面摊老板面前,说:“我没有钱,那我用这个换一碗面可以吗?”初窗说着便从荷包里摸出了珠子,手紧紧握着,递到老板面前。

    老板伸长脖子,正想看看这小姑娘手里是什么东西,却突然一只黑手掩过,重重拍在初窗手上,把老板吓了一大跳。

    “小姑娘,这东西给我,我请你吃面。”黑手的主人慷慨道,只当自己发了善心,做了善事。

    初窗手被震得有点疼,转头看着黑手的主人,这人比自己高不了多少,褐色麻布包住半个脑袋,衣服补丁甚多,灰白黑相间,初窗怀疑这是补丁做成的衣服,脸上沾了点灰,看不清面容,但眼睛沽溜沽溜转得圆滑,眸里透着光亮,清澈无比,分明也是一个小姑娘,只是黑乎乎的,看起来比初窗世故了不少。

    这姑娘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拍在桌子上,一喝:“老板,两碗面。”说着便拉着初窗坐在一旁凳子上。

    “我叫鱼书,这面我请你,那……你这珠子……可就归我了。”鱼书小心地从初窗手里拿过珠子,一面观察初窗脸上的表情,怕她反悔。发现初窗只直直地看着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便大胆地拿过珠子,放入怀中。

    不多久,两碗面条便上到桌子上,热腾腾还冒着气儿,放在二人面前。鱼书二话不说拉过碗,抄起筷子大口吃,完全不在意形象这东西。初窗也拿起一双筷子,从容地吃着面。

    “你这样的人,要是生在大家族里,刷锅水都没有热乎的。”鱼书看着初窗慢条斯理的动作,忍不住数落道。其实初窗也不慢,主要是鱼书吃太快了,也不知道她嚼不嚼。

    饭饱之后,鱼书只挥挥手道:“小姑娘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说完便大步向前,一溜烟地钻入人群,一眨眼便没了影儿。

    看着这街上星罗密布的店铺,琳琅满目的商品,来往的人们用手中的钱去换他们需要的果蔬、布料、佩饰……初窗这才明白自己没钱竟什么都干不了,还是山里好,有泉水,有野果,运气好还能抓到鱼,生活也挺好的。

    初窗突然想回木屋去,那里至少有师父的影子,有自己生活的痕迹,树上有果子,山里有野菜,池塘里有鱼虾。师父虽不苟言笑,但是总是喜欢默默做事。明明不会缝补,还是偷偷将初窗破损的衣衫补好了,虽然针脚真的挺差的;明明不会照顾人,初窗发烧时还是寸步不离守着她,还熬了鱼汤,虽然不好喝;明明初窗做的饭菜也难吃,还是一直在鼓励她,夸奖她。

    师父也时不时地会离开几日,多则三五天,少则一两天,回来时也总给初窗带些东西回来,有时一朵花,有时一支笔,有时一根羽毛。有次带了一个泥人,初窗很喜欢,师父下次回来时便带了一堆泥人回来,只为看初窗欣喜的样子。

    “师父,你在哪儿?”初窗呢喃道,又低头看了葵花,葵花要带她去哪里她也不知道,茫然无措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啊!

    “那个少年……”初窗突然灵光一闪,在曲水时,那少年看了她一眼,她自然也看见了少年,初窗向来过目不忘,那少年的样子她至今还记得,如果知道了那个少年是谁,便能知道师父在何处了,想到此,初窗便一扫阴霾,整个人都振奋了。

    但一回想师父让她远离那是非之地,明显是不想让初窗卷入这些是非争端之中,自己却去主动参与,岂不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良苦用心,违背了师父的初衷。可是生活突然没有了师傅,一切都空落落的,生活茫然无措,不知前方何路。但是不去尝试过怎么知道这条路行不通?怎么知道另一条路结果是不是会更好?一切都是不可预料的,就算试过结局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可是现在初窗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自己更是一文不名,吃个面把流光珠吃没了,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可该怎么办呢?

    初窗苦恼之际,人群中却窜出了一个人影,几下便奔到初窗面前,正是之前拿走流光珠的鱼书,鱼书讪讪地笑着;“这位……小妹妹啊,那个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我们去那边好不好?”

    鱼书见初窗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拉着她来到一个小巷角落里。见左右无人,然后从怀中摸出流光珠,塞到初窗手中,还是讪讪地笑:“小妹妹啊,之前是姐姐不对,不该骗你,你这珠子价值连城,可得收好。那个……我……好歹请你吃了碗面,那个……这朵花……能送我吗?”

    听到这里,初窗却连忙将葵花一捂,头摇的比拨浪鼓还快,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

    鱼书继续劝道:“小妹妹,这只是一朵花,不值钱的。而且我也把珠子还你了,珠子值钱,能换好多好多东西,能……能买你这辈子都吃不完的面条,真的,这次我真的不骗你。”

    “不行!”初窗还是坚定的拒绝。

    鱼书劝不得,便走苦情路线,两眉一搭,声泪俱下地哭诉:“小妹妹,我娘生了重病,大夫说只有用九十九朵葵花做药引才能治好我娘的病,我寻遍各地只找到了九十八朵,就差最后一朵了。大夫说,我娘的病拖不得,要是再找不到最后一朵花,我娘便要……便要……”鱼书伸手抹了抹泪,还偷偷眯了条缝看初窗的反应,她见初窗有些动容,便哭得更大声了。

    初窗眉头都要皱在一起了,鱼书的母亲要治病,可是这花是师父给的,都很重要,只委屈地呢喃:“可是这是师父给的。”

    鱼书见初窗紧皱眉头,但在两者之间动摇,便哭得更大声,甚至在地上滚了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娘,孩子不孝,对不住您啊!”

    “对了,我在城外看见过一片葵花地,有很多很多葵花,你先起来,我带你去吧!”初窗连忙去扶鱼书,想带她去葵花地。

    鱼书却突然站起来了,悻悻地看着初窗,眼里满是挫败。

    “快走啊,你不是说你娘的病耽搁不得吗?”初窗有些急,想伸手去拉她。

    “我娘的病好了。”鱼书改口太快,以至初窗只怀疑地看着她。

    “你说这花是你师父给你的?”

    “嗯。”

    “你师父是谁啊?”

    初窗闭口不答,因为鱼书现在看起来就是一骗子,专骗不谙世事的人。

    “你是习道者吗?”

    初窗还是闭口不言,只警惕地看着鱼书。

    鱼书知道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识破,说什么对方都不会信了,也只得讪讪地笑着以掩尴尬。

    “嘿嘿……那个……我也不过是很喜欢你这朵花,真的,我没见过比它更漂亮的葵花了。你说是不是啊,小葵花?”

    葵花花盘却突然左右晃了晃,这下惊得初窗说不出话来了,只目瞪口呆地看着它。

    “你敢摇头!?你个小葵花能耐了哈!居然敢摇头!”鱼书气愤地指着葵花。

    葵花花盘一缩,便躲进了初窗的荷包中,只是花盘太大,只藏了一半,另一半还露在外面,显得格外滑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