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御宇术
    廿九哪里管鱼书气不气愤,只管自己开不开心,却忘了自己再怎么得意也只是一朵花,哪里是昔日小魔女鱼书的对手!

    鱼书伸手一把将廿九握在手中,廿九两片小叶子拼命地四处摆动,可以叶片太小了,什么都够不着,只是在那里扑腾扑腾地划来划去。

    “你不是笑得很欢吗?怎么不笑了?继续嘚瑟呀?”此刻廿九确实嘚瑟不起来了,挣扎许久未果,花瓣纷纷垂下去了,叶片也垂下去了,整朵花都蔫头耷脑的。

    鱼书似乎很满意廿九服输认怂的样子,笑得特别嚣张。又打量了半天,张口道:“来,廿九,我看你也长大了一些,告诉我不灭之地怎么去?”

    廿九花盘转了又转,最终朝向在了西北方。

    “哟,可以呀!还知道不灭之地在哪儿呀!那这样好了,你最喜欢的小窗窗要去找她的师父,但是呢,太远了,我们这脚程可赶不上,所以我决定帮帮她,但是需要你的辅助,你说好不好呀?”

    廿九想了想,转过去看了看初窗,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初窗也很认真地看着鱼书,不知道她要帮的是什么。

    鱼书却露出邪魅的笑容,不怀好意地看着廿九,廿九被看得心里发毛,却什么都做不了。

    “来,小窗窗,抱紧我。”

    初窗照做了,但还是问了一句:“你又要施法了吗?”

    一听到这里,廿九就明白鱼书要做什么了,花盘、叶片都在死命挣扎,想逃离鱼书,回到温暖的初窗的怀抱。

    “诶,你别动啊,到时候方向乱了怎么办?”鱼书还是一脸坏笑地看着廿九,“怕什么呀!你看小窗窗都不怕,我也和你们在一块儿,你怕什么呀?是不是?”

    初窗不怕那是因为不知者无畏,鱼书不怕是因为她本来就是罪魁祸首有什么好怕的,但廿九不一样呀,人家还只是一朵无害的纯良的鲜花,却要受到这般摧残,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呀!

    廿九停止了挣扎,选择接受命运的洗礼。

    鱼书笑得更欢了:“廿九,你要努力哟!到时候如果方向不对就全是你的过错哟!”

    廿九花盘上又没有五官,做不出表情来,可偏偏就能看出它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虽然鱼书干了许多事让初窗觉得并不太靠谱,但她还是选择相信,到目前为止鱼书所做的的确都是帮助她的,可能和师父待久了,识人心还是准的。

    看到初窗如此相信她,鱼书心里又有点过意不去,不得不叮嘱了一句:“一定要抱紧我,千万别松手!”

    初窗十指相扣,抱得更紧了。

    只见鱼书右手在那儿一顿瞎比划,嘴上还念念有词,但听不懂说的什么,最后大喝一声:“御!”

    初窗忙闭上眼睛,以为会有什么风驰电掣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周围很安静,一丝风都感觉不到。初窗小心地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还是在原地,还是那棵大树下,那片土地上。

    鱼书却并不气馁,大喝一声:“再来!”

    又是一顿瞎比划,嘴上却不念词了,良久,又大喝一声:“御!”

    初窗已经习惯了从鱼书开始施法就闭上眼睛,等周围安静了再睁眼。

    周围似乎有了变化,有一丝微风拂过,凉凉的。初窗惊喜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之前的大树的枝干上,因为高,没有什么遮挡物,所以感觉到了清凉的风拂过。

    鱼书又来了。

    “御!”

    脚很凉,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中,溪水刚没过小腿,还有小鱼在游来游去。鱼书顺便用手弄了点水,洒在廿九身上,说:“给你提提神!”廿九一哆嗦,叶片抖了抖。

    “御!”

    风有点大,周围声音很嘈杂,脚上有点站不稳,睁眼发现自己站在屋顶上,下面是一片市集,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御!”

    “夫人要生了,快去把稳婆叫来!”一嬷嬷焦急的声音自屏风后传来。

    抬眼望去,这是一间精致风雅的房间,自己正站在一块红木彩雕屏风后面,屏风后来来往往的人影晃动着,看不清楚。

    “御!”

    脚下软软的,很舒服。

    “嗷……”一声虎啸吓得两人尖叫连连。

    “啊——”

    “御!御!御!”鱼书连忙御了三下,周围景物变了又变,最终停在了一片平坦的草地上,鱼书这才放下心来,长呼一口气,伸手抹了抹头上的虚汗。

    初窗放开了鱼书,独自往前走去。

    “你去哪儿呀?”鱼书在后面叫初窗,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鱼书不得不跟上她。

    未几,原本的泥泞小路渐渐变成了石板路,

    “这里有人吗?居然还有石板路。”鱼书惊讶道,一抬头又看见前面居然还有一座小木屋,看着初窗这迷恋又专注的神情,就明白了。想必是初窗和她师父住了十三年的地方,没想到御宇术居然把她们送到这里来了。

    鱼书低着头小声问廿九:“是不是你干的?”

    廿九不看鱼书,花盘只向着初窗。在气死鱼书这件事上,廿九一向比别人很厉害,不过在摧残廿九这件事上,鱼书也不落下风。现在鱼书也只能恨恨地看着一心向初窗不理她的廿九。

    初窗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有师父的影子,总要停一停。

    木屋依旧静静地立在那里,一个多月没有人居住,小院子里居然都杂草丛生了。推开门,里面的陈设如旧,只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师父……”初窗站在梳妆台前,低声呢喃。

    鱼书小声训斥廿九:“看你做的好事,干嘛自作主张带我们来这里?”

    廿九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事,委屈地低下了花盘。随后又抬起来,花盘一震,一片花瓣便随风滑落,飘在地上,一个金黄色的光圈自花瓣而起,缓缓向外晕开,倏地飞远,像日出时天水相接的湖边。光圈所到之处,一切如初,杂草尽去,草地上还留着一排清晰的脚印,像是刚刚有人走过去。屋檐下晒着一排甘草,阳光洒在上面,温暖惬意。屋内陈设干净整洁,桌上的茶杯还冒着热气,水雾缭绕,氤氲弥漫。

    初窗震惊地看着光环扫过,屋子便全然变了一个样,回到了当初师父还在的景象,到处都有师父的痕迹,素色茶杯,木雕妆奁,泥塑小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