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不灭之地(2)
    此时的天边突然出现了一片灰黑,在不断地向他们延伸着,此刻明明不是黑夜,苍穹却一片漆黑,像是天空塌下来了,下一瞬就要压在头顶了,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慢慢地,黑幕已经彻底笼罩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一片虚无,没有一丝光亮,所有的一切都透着一股死亡气息。恐惧瞬间侵袭了这群所谓精锐之师,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心底升起,如干柴碰烈火,一触即燃。

    这一刻,周围实在太安静了,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丝气息,连自己的气息好像都不存在了。连之前那股闷热躁动的感觉都消失了,这里似乎剥夺了人的所有感知觉,让人瞬间变成了瞎子,聋子。

    不知是谁拿出了一颗流光珠,在这里,流光珠也只散发着微弱的光,勉强够看见身边的一两人。其他人见状,便纷纷掏出流光珠,这才勉强有一点光,照在人们周围,瞬间有那么一丝暖意,定一定惊魂。但这只队伍人心已经涣散了,对不灭之地的恐惧就已经打败他们了,真是不堪一击啊!

    封家主站在人群中,一脸菜色,手上的双符环已经消失不见。而镜灵和封宁山也已经不见踪影,人们瞬间明白了什么,但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只有封马明站出来,来到封家主身边,看起来坚定而诚恳:“家主,我们的事还没做完。我们还没找到曲镜,还没找到夫人。”

    封家主半低着头,拳头紧紧握着,青筋暴起,血管像随时要裂开一样。

    什么他都能忍,当年的事他都忍下来了。可今天不一样,他孤注一掷,将自己翻身的机会全部压在了曲镜上,封宁山和镜灵却这样把他当猴耍,他不能忍,他恨,恨不能现在就杀了他们俩。不,折磨致死,杀了并不能解他心头之恨,他要慢慢地凌虐。

    “走!”封家主抬起头,拿出封家祖传的佩剑,阵阵嗡鸣中隐隐有冲破云霄之势。当年封余衷便是持此剑单闯不灭之地,此剑历经封家十三代传到如今家主手中。如今佩剑依旧,人却不在。

    说罢穿过人群,率先走在了前面。想跑?没那么容易,他早就怀疑封宁山了,只是不知道封宁山到底藏了什么秘密,所以很早就在封宁山的剑中加了点东西,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后面的人还是整齐划一跟上封家主,虽然内心是害怕的,但还好从小是受过家族训练的,只是此地情况特殊,突然的剧变让他们措手不及,这才心生恐惧,乱了阵脚。但有了一丝光亮后,觉得自己感官又回来了,慢慢定下心来,恐惧也减轻了许多。他们从小被教导凡事以家族为荣,此刻也正是证明的时候到了。反正已经到了这里了,若是死在这里也算是为家族贡献了一份力量,若是回去了,那便能一飞冲天,做人上人,地位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这不灭之地哪里是那么容易闯的?在这一片虚无中等待他们不知是何物。

    ……

    封家主走后,原来的地方一个亮圈慢慢显现,鸢和封宁山赫然在列,原来二人一直就在旁边,不发一言,平静地看着他们离开。

    鸢转身抽出封宁山的佩剑,翻来翻去看了一会儿,用力一震,剑身节节碎裂,飘落在地,手又轻轻一扬,剑柄也被丢在地上。

    “你这是……”封宁山不明白这是何意。

    “这剑是封家主给你的吧!”

    “是。”两年前,他的佩剑在一次任务外出时不小心被损毁了,归来后,封家主便给了他一把新的佩剑,说是专门去丘山一族找大师为他锻造的。他试过,剑锋凌厉,削铁如泥,也的确是一把好剑!

    “这剑在锻造时以他的灵力作了引子,在一定范围内,他能感受到这把剑。看来他怀疑你不是一时半会儿了。”

    封宁山知道封家主不信任他,但没想到这么早就怀疑他了,真是不知是可悲还是可笑!

    “那之前……”那为什么之前他就在封家主身边而他却没感受到呢?封宁山没有说完,但是鸢知道他什么意思。

    “我的幻境隔绝灵力,他感受不到的。但是他再走一会儿,出了我的幻境,就会知道的。”

    封家主以为镜灵他们逃脱了,其实他们一直就在旁边,只是鸢施了幻境,而他们没有察觉。等封家主出了幻境就会发现,原来他们之前一直在身边看热闹。之前的行为就已经让封家主不能忍受,势要他们生不如死才能解恨,如今更是把他当猴子一样耍得团团转,不知封家主得知这都是幻境后又是何心情,要怎样才能解恨?旧恨未了,又添新仇。这冤怕是永远都解不开了。

    不过有一样是真的,他们真的已经进入了不灭之地,那无边无际的虚无是真的,那令人恐惧的死亡气息是真的,那被剥夺知觉的恐惧是真的,镜灵不过是隐去了自己和封宁山,剩下的都是真的。

    封宁山低头瞧见镜灵手臂上的双符环,又想着她这一系列行为,苦笑道:“原来你没有中双符环。”

    鸢看了他一眼,又抬起手臂,用力一震,双符环便被震碎,自鸢手臂脱落,不规则地掉在地上。

    “也不尽然。如果是真的双符环,我还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可惜他不识货,真的假的都不知道。”想到此处鸢就觉得可笑,这封家主,见识一点没有,信心倒是莫名其妙一大堆。

    封宁山想了想,隐约是四叔提的给镜灵施加双符环,好限制镜灵,怕她不听从命令。但这双符环是从哪里来的就不知道了。这双符环用途险恶,为习道者所不齿,即便得了也肯定不会张扬出去,定会小心藏起来!怎么这封家主遇人遇事就这么不顺呢?什么都能碰上,也不知别人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但都不关自己事了,何必想那么多?

    但自己的一片有心也白费了,到底还是自己多虑了。封宁山右手背在身后,趁鸢并没有关注自己,偷偷将自己顺来的另一半双符环也震碎,随风掉在地上,伴着黄沙,了无痕迹。

    “走吧!曲镜在不灭之地深处,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程。”鸢看向不灭之地腹地,略担忧地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