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谣言是阳光注定照射不到的角落
    无边无际的魔导终端,借助无穷无尽,每天百万众崭新构装,产自专精炼金职业流水线的众多平凡魔法师学徒们集成式作业下,滚滚涌入每一位需要它的人,由此催生鼓荡云宇的磅礴魔力,开辟的终端空间,v世界以名为和小破球一样的平行空间命名,只不过和小破球理解的平行空间略有差异,这里的任何空间,统统不过是魔导构装科技普及所带来的衍生品而已。

    魔导构装与人民的生活,紧密相联,无处不在,大至国之利器,赫赫有名的魔晶大炮,航天飞舰,小至生活必需品,点亮角落的水晶灯,地面处处雕缕的七彩清洁魔法阵,不需要的尘埃与垃圾,与之捆绑签约的元素精灵,便会化作微风,煽动着肉眼难以察觉的透明翅膀,如点点萤火虫群,将之带走回收。

    各个空间魔法呈现的透明水晶屏幕,和小破球的手机一样,将即便生在遥远地区的人,也可以听到与看见,此刻在小汐的终端屏幕上,一股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专门黑她的群体,四处打着曝光义务魔法师学院某些导师的现状,揭露社会丑恶,实质上,引出污蔑小汐同样出身自义务魔法师学院的真相,指桑骂槐暗讽她很有可能已被玷污,不然怎么可能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就。

    画风渐次不对,随时间酝酿发酵而愈加激烈,传谣与传谣者之间,和某些人有意的煽动,抬头了,公然无视掉小汐的天赋,无视任何正式魔法师,没有天赋绝对无法抵达的事实,夏国短暂的构装文明带来的魔法师历史,而西方绝对崇拜血统论的魔法师文明,和夏国传统的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古武士精神,相互碰撞,一度令许多人观念扭曲。

    是啊,出生这么卑微,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变态的实力?肯定是这样的了,没错!

    震惊,绝美女神,竟然出自义务魔法师学院,其中内幕更加令人侧目!

    有名的正式魔法师哪个不是传承自贵族的血统?像她那样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如果不是卖肉,被特别关照,怎么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魔法师自古以来有个古老的说法,魔法师与魔法师缔结的后代,会出现高比例,远超父母的天才,故而魔法世家通常长久不衰,西方很多国度,也都是古老的魔法世家为根基建立,掌握权利的议会,几乎皆有魔法师们把持。)

    楼上的,你话语前后矛盾了啊!

    小汐敏锐发现,诽谤她的,大多数都是女生,嘛~同性相斥,女人的嫉妒心是如此强,言辞之间,仿佛被覆盖满了腐烂的霉菌,恨不得小汐毁掉,才能令她们开颜的语句,有那么一刹那,杀意止不住地于眼中汇聚漩涡。

    算了,小角色而已,都两世为人了,还看不开这些吗?小汐忽然失笑,摇了摇头,关掉终端屏幕,只留下观察身体信息的数据界面。

    hp值百分百,mp百分之百,生命特征良好,王者段位分10,您今日的身体三围数据:79、64、90..............等等信息,还有秘技符号,一轮绯月形式的符号,如深海巨鲨一般,在最下层光晕中沉浮游弋。

    ——————

    “好厉害的地方。”

    司琪因为毕业晋级失败,情理之中,尽管,亦是预料之内,她还是止不住伤心难过,虽然除了小汐外,义堡魔法师学院,就一如既往再没有其他学徒顺利晋升了,寥寥优异者,确实如端友流传的那样,和导师之间有着阴暗的交易,可她一直觉得自己和大多数女孩子是不一样的,自从遇见小汐男装,自从心跳加速,悄悄将他放在了自己偶像的位置上,滋生着爱慕着,她就不在意任何导师有意无意的善意了。

    直到,发现小汐哥哥原来是女孩子后,她才悄悄把那份暗恋之情愫,青春期最纯真的情绪,埋葬至内心最深处,决定再也不去找她,偶尔回顾,还会觉得自己很可笑,希望自己曾经的信件,没有给她带去困扰才好,不过给她寄信的人那么多,她打开信箱的那一刻,面部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好在,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刘卿文,苍月贵族魔法师学院的学长,他顺利晋级了,真的好厉害呢,高兴之余,他要招开一个聚会庆祝,借机邀请了她。

    司琪没有多想,身为苍月贵族高级魔法师学院的优异者,身边又不会缺漂亮的女孩子追逐,自己又不是什么,像小汐哥哥那样,穿回女装后美得勾人心魄,自认为自己一般的司琪,顺便带着自己哥哥司归,(终究还是下意识藏了份警惕。)然后赴会了。

    值得一提的是,司琪对于自己的哥哥司归,总觉得他有着不为人知的实力,平日低调的一面,有着和小汐同根同源的味道,从小到大,有他在身边,内心便充满了安全感。

    那是一栋五层楼高的别墅,(自西方魔导构装文明引入,许多夏国建筑,纷纷跟风式抛弃传统的秦砖汉瓦的建筑风格,除了贫困地带,越是繁华富裕的街道,越是林立哥特式的尖塔房屋),自带花园的格局踏入鼻端便萦绕满了植被的体香,香樟栽满的街道,大片树叶在温润的阳光照射下绿的沉郁而通透,受到邀请的男男女女穿戴格式古老的魔法师袍微笑,优雅且含蓄,仿佛这是京都上**英的集会,在衣冠楚楚的侍者带领下走入,不认识学徒们,也没投来任何诧异的目光。

    司琪咋舌。

    司归棕色的眸子,惫懒近乎死鱼眼一样的眸子亮了亮。或许是时间恰好,或许是见到了最后一位客人,司琪的入场,站在草坪空地中央的主人刘卿文风度翩翩地举杯,记刻着古典音乐的魔导装置顺势切换了慢节奏的悠闲曲目,他顺着曲子,缓缓开口。

    “很荣幸邀请到苍月贵族魔法师学院的好友们,还有一些父亲认识的朋友家的同龄朋友,初入排位所结交的白银段位战友们,还有,新认识的朋友。”

    “作为夏国京都负责搬运米兰王国葡萄酒庄男爵

    (帝王侯公伯子男爵为v世界各国普遍的官爵文化,其中唯有夏国为帝所建立的国家,其他诸国的国王多为王爵,故称王国,由王国分封的公爵所建立的国家为公国。故而夏国也被称为帝国,与诸国有着等级上的差异。但因为人种的差异,西方诸国单方面不承认夏的制度,常常联合起来与夏在重大的国际决策中,针锋相对。

    其中也有他们不得不面对,无法辩驳只能诡辩回避的事实,夏是v世界唯一一个领土,国民,超越其他诸国近乎56倍,要一块大陆之上的数百公国联合起来才相当的体量,故而有了西方联邦这个平时不像国家,战争时期却能抱成一团如同一个国家的松散体制。夏国陛下皇帝的身份,也是天下唯一。)的儿子,我能有顺利通过考核,进入高级魔法师学院学习,离梦想中的正式魔法师更近一步,父亲的支持,苍月贵族优良的教育,朋友们的照顾密不可分。”

    “谢谢大家,在我情不自禁愉快高兴的情绪下,接受我的邀请来参加我这次召开的聚会,其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就让我家最好的酒,在痛饮之中和我一起酣畅!”

    “卿文可18了哦,没想过找女朋友吗?”一个长相秀丽的女孩子,吐了吐舌头,调笑了句,举杯饮下。

    在主人开口,聚会气氛热烈升温,侍者推着餐车进入草坪,给形单影只的人,带去美味可口的瓜果与零食,还有美酒与高脚杯。

    夏国喝酒的风俗,喝酒之前,必得说上两句。

    “就是,卿文老大可是我们之中,最光棍的哈哈。”

    “我们苍月贵族有三奇,五杰,而卿文就是其中唯一一个不去风月场所的怪物。”

    “没办法,谁让人家的梦想是成为最强的正式魔法师呢。”

    “师兄,你这话放在终端是会挨踩的知道不。”

    刘卿文待和大家一起喝下满杯后女仆忽然递来玫瑰花,紧接着他就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只见他站起身,拿过玫瑰花,穿过人群,走至司琪面前,用无比深情的神态和语气对着司琪,环顾周遭友人,带着温柔的元素之力穿透空气,隐隐震烁回音,以覆盖远近所有人的耳膜,“我其实有喜欢的人了,也就在毕业考核的那天,我遇见了生命中我最爱的人,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自己,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把这份心意迫切传递出来。”

    什么?司归感觉自己面部肌肉都在这一刻僵住了,妹妹不是说这只是她认识的一位刚刚相识几天的普通朋友吗?尽管家世相对于他们平民家显赫得多,这是什么节奏?

    触不及防的表白,司琪也没反应过来,看着她并不反感,只是有点手足无措的面部轮廓,所有人都知道,两人有戏。

    刘卿文的朋友助攻道:“答应吧,刘卿文很好的,虽然他可能急躁了点,但正是第一次情感真挚的表现呀。”

    司归觉得自己有必要缓一下,可是不知道说什么,紧握双拳,心情复杂,因为自己妹妹上前,咬着嘴唇,脸色羞红,还接过了他的鲜花啊。

    司归快要石化了,这就是一见钟情?他脑子当机似的卡住,为什么和刘卿文一样没有恋爱经历的自己,就是理解不了,眼前的一切?

    掌声和丢上天空涂抹气氛如烟花般的魔法,蓦然漫天言语如梦似幻,以两人为中心掀起风暴,司归发现她在看刘卿文俊秀的面颊,眼睛里罕有地流淌着仿佛晨间的露珠一般,见状只能慢慢退开几步,不然他就像个银光增亮的灯泡,尴尬的杵着。

    忽地,出乎司归意料,她强行中断了即将突破浪漫临界值,就差情不自禁相拥了,“我.....我去上个厕所。”

    刘卿文表情凝固,愕然目视她转身逃也似跑开,方向分明是大门,而不是厕所。

    司归愣了愣,忙追了上去。

    有朋友善意的笑道:“太突然了,这就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盲目的教训啊。”

    “哈,好在看样子对方一点也不厌恶嘛。”

    一个冷漠的女孩,低声发出淡淡的不屑:“平民家的女孩,被卿文喜欢是她的荣幸,开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不过是平民式的欲拒还迎罢了。”

    “好像是义堡学院的,哪个学院的学徒不都大多数是附近福利区的居民吗?”

    “今年义堡学院也有绝代天骄的,夏之汐,你们忘了吗?”

    “哪个据说受到义务学院潜规则特别照顾才有了这样成就的夏之汐?”

    “呵呵呵呵。”如毒蛇吐信一样阴冷的笑声,从某个长相好看的面孔发出怪声,“小声点,要是被绯月后援团的脑残听见了,有你好戏。”

    说出这些话的,少有男性声音,而一些男魔法师徒神色古怪,眉头蹙起,欲开口说些什么?又最终沉默。

    司琪听见她们那些话语,跑得更快了,嘴唇紧咬,原本可以榨出西红柿酱来的肤色,迅速冷却消退。

    司归皱眉,最近耳朵里,终端中,老是能看见和听见,夏之汐,绯红剑魔这样的单词,对他而言,通过魔法改变属于他的平凡人生,才是唯一可以刺入他心灵的光芒,还有,自己的亲人,其他人再厉害,又关他什么事呢?能给自己平凡的命运,带来丝毫改变吗?

    门口,司归发现一群侍者怯生生,恭敬的站在一边,似华盖一样大树下,多了一个不该属于这里的女孩。

    之所以说她不该属于这里,是因为这个女孩极为吸引人,和自己妹妹差距显著,穿着简约,肌肤白的像是吟游诗人魔法歌颂中所描绘出来的,披肩的黑发黑的醒目,与肌肤黑白分明相得映彰,武士裤,劲装杉,魔法斗篷随意披在身上,长长的铅笔腿,即便遮掉了大部分面容,也能让人感觉到她惊艳的美貌,她那高挑明媚,深夜都无法蒙尘的眼睛像刀子,划过司归的瞬间,司归感觉自己全身血液都刹那凝固。

    凝固的,还有自己的妹妹。

    那是任何人亲眼见到,也要为其魔法斗篷内剩余的大半面容遐想联翩,这样的女孩,本该被珍宝与魔法水晶温柔浇灌,以确保她的美丽绝对不会受到这凡间污浊的气息给玷污半分,被家财万贯的父亲小心翼翼地呵护,如果不是家世显赫,又怎么可能,生出她这样气场十足的女孩?

    “你不是要见我吗?”她清冷的声音,比预料之中的,还要好听无数倍。

    “我就是你信中所写的,小汐哥哥,全名,夏之汐。”

    怀中的玫瑰花跌落地上,散开一地猩红。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