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活泼的少女
    哪里是蛛丝,近了看,才清晰发现乃是未知元素凝聚而成的锁链。

    怎么办?法阵装置摧毁也不行吗?

    是气,夏国独有的魔力元素,只有夏国人才能继承的力量。

    李冷鸢认了出来。

    在西方,被称之为无之元素的传说级属性。

    也是西方诸国敬畏夏国千年的根本原因之一。

    该死的,她昏迷过去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洛丽塔式典型少女风格的公主床帐,以及幽翠地板砖和着流动魔力的四壁布局。

    有股诡异的安静旋绕,小汐脑子里还残留着嗡嗡余音绕梁不休,失控后产生的强烈恐惧,导致自己下意识切断了肉体和精神的链接,没有处理经验的她,犹如掩耳盗铃的任由失控继续狂妄滋生,继而衍生出一系列麻烦。

    生活方面不能自理倒是小事,吸引来如闻见腥味的苍蝇一般的,政府部门特别针对失控者成立的组织黑衣客们,将他视作了必须铲除掉的威胁。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像天使一样的少女破门闯入,貌似成功将她从密密麻麻灌满了房间的锁链中扯出。

    这是她的房间吧,小汐右手支撑着坐起,环顾四周,衣柜上像是有生命的锯齿模型,彰显着主人独特的品味,这个世界少女的品味,小汐无法理解的品味。

    要好好谢谢对方才是,何况对方还是好看到自己忍不住也会多加留意的女孩。

    失控的前几个小时的记忆画面,小汐还在和看上去15岁的司琪,进行着看似约会的散步游玩,不知道怎么了,心情忽然一股郁气积结心头,挥之不去,还跟着时间增加着沉闷的重量。

    小汐知道自己不能再陪着她无忧无虑的玩乐了,只匆匆近乎无礼挥了挥手,小汐回到了自己住宅,站着窗外猛地被陌生窥视目光刺激出的怒火袭上心头,像是给荒芜丛生的心室,点上一把燎原之火,顷刻之间就熊熊燃烧开来,黑色的烟雾升腾致遮天蔽日,乌云汇聚,银蛇乱走,怒号的风声,耳膜响起的呼呼声异常真实。

    躺至床上卷缩成一团,以图一觉睡醒,阳光刺穿积蓄一夜的乌云后,会阴霾随之消散,心中火焰烧到没有可烧之处,就自动熄灭。

    不知不觉,失控如闪电掀开雨幕,磅礴噪音从血管破闸一泻千里,沿着紧密相联的亿万细胞,迅速灰暗全身。

    火焰冷却了,连带着骨头和灵魂一起冷进死海里。

    隔壁响起了煮奶茶的声音,咕噜咕噜的,一个漂亮得有些过分,恰是小汐喜欢的类型,如果不从镜子里盯着自己的话,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样留着瀑布发,眉宇间荡漾着妩媚,却又跳跃着高傲的女孩,略有缩小版的小汐倒影。

    “李冷鸢,绯红后援团成员之一哟,嘿嘿,不过没进过那些圈子。”李冷鸢爽快的解答了小汐眼中不好意思的疑惑。

    绯红后援团?小汐有些茫然。

    “朋友们说绯红剑魔从来不加任何人的好友,也几乎没有留下浏览终端的痕迹,显然是不关注其他事情,一心只在剑道,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啦。”

    不!我只是占了穿越者精神力不同的优势,连终端也能瞒过而已。小汐在内心默默说道。

    “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如果说我顺便路过,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后将你顺手带了回来,你信吗?”

    “看来你那依旧不解困惑的样子,果然和书里写的一样,失控后遗症,间接性失忆了吗?”

    后遗症确实有的,但不是间接性失忆,而是小汐作死的将精神与肉体暂时剥离,以至于面部肌肉还没有恢复控制,其他关节倒是有了知觉,独独,张口发声困难,需要适应下,快了。

    “不知道你失去了哪些记忆唉,不过我所知道的只有,你前几天参加了全国中级魔法师毕业考核,参赛魔法师学徒达百万之众,到第三场的时候已经只有十万晋级,四场后,仅剩下不到万名,你便是第一名,而我是第二,如果这届没有你这样的变态,我就是第一了。”

    我知道,拜托,我没有失忆,真的,我只是开不了口啊。

    小汐低头,察觉自己衣服被换了,诱人的胸脯成功使自己郁闷的闭上眼睛。

    该死,每次自己看见都鼻血上涌是怎么回事啊。

    “你衣服是我换的,我家没男的,不过你身材和皮肤好好,羡慕,完全想不到你是福利区出生的。”

    小汐心想我要是男的就赚了,奈何身子是女的,转而更加困惑的是,自己王者段位所设立的权限屏蔽,已经世人皆知了吗?这具身子实在太容易出名了,唉。

    “谢谢。”小汐终于感觉到了嘴唇神经,发出清冷的喉音,抚额,“你不用再叙说往事了,我没失忆的。”

    “原来如此,谢倒不用啦,只不过顺手嘛,我爸妈都是国外魔法师,刚刚带我回国,夏国不是有吸引归国者优待的法律吗,所以我即便被查出来,也不会受到很重的惩罚,倒是你失控了,还杀了十几个政府的前来维护治安的魔法师,恐怕会很麻烦。”

    小汐愣了一下,这四年的异世界生活,小汐居安思危,关于夏国法律,这个世界的规则,当地风俗民情,小汐了解程度,短短四年不比当地居民少多少,她知道夏国魔法师强者如云,失控后肯定会被通缉,对于自己失控期间的画面,她不曾遗忘,尽管如此,眼前这位少女,还用着一口满不在乎的口气,此刻夏国欲要抓捕自己的魔法师正在赶来的路上吧,这是得多心大,才能还一副若无其事的口吻,和自己闲聊依旧。

    “是在担心夏国政府吗?看你眉眼就知道啦~因为我从小特别喜欢看一些冒险家传记,有这方面的梦想,所以自学了一些观察人的技巧,毕竟如果要去无穷世界冒险的话,必然会遇见各种各样形形色色不少不怀好意的匪徒参与地人群吧,毕竟人家可是美少女总得有安全意识对不对。”

    小汐默默低头,又如触电似抬头,想捂脸,发现双手一点力气也无。

    “算了,说这些没意思,你那么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啊?”

    小汐摇头。

    “教不了?”

    小汐再次摇头。

    “没灵感?寂寞?不要那么高冷嘛~”

    小汐被她这充斥欢快旋律的聊天方式搞得不知道怎么应对,李冷鸢像是个遇到喜欢事物就毫不掩饰的迅速贴近,也不管被贴近的内心激涌怎样不可思议地诧异,她还要拿个放大镜,想把对方里里外外都剖析一遍,自来熟的热情澎湃热烈,令人抓狂。

    咕咕~~~

    小汐白得近乎透明的脸怦然涨成茄子。

    “原来你肚子饿了呀!”

    就在小汐想拼尽全力插嘴姑奶奶你终于发现了啊,小汐忽然咧开一排雪白的牙齿,一股无比欢快的笑意,扑面而来。

    “没关系啦,这不会违背你的高冷人设的,人有三急不是,何况你撂倒了一群,连我们全校导师加起来也不可能打得过的国家特招的正式魔法师,我必会怀抱崇拜的心理,为你亲手下厨做的。”

    你现在才做吗?家里没有类似冰箱,空间构装里没有储存面包和培根吗?

    小汐冰雪一样的脸结出神似黑人三连问号的表情包???

    半个小时后。就在小汐疲惫瘫软,一句一句卧槽!怎么还有这么久?你到底给一个快要饿死的人准备什么大餐,一块儿三分钟烤熟的面包就够了啊等词,层出不穷的在内心狂呼。

    “好啦!”

    李冷鸢蹦蹦跳跳的端着一盘精心用华丽盖子罩着的托盘,送至小汐床前。

    掀开的刹那,腾腾热雾几近光芒乍起。

    小汐闭上了眼。

    黑色不可名状,简直和一团浆糊,不知道用的什么菜做成,反正怎么看都是未知生物所粗暴凝聚而成的东西啊。

    小汐看着她兀自兴奋期待的脸,却不知道,小汐平静了四年的面部表情,也第一次眉梢抽搐,可见内心被她成功投放的深水炸弹,掀起了多高的巨浪好景。

    “我是你的粉丝唉,自从看见你作为女孩,不可一世挡者睥睨的王者风采,我,李冷鸢,同样向往能成为你这样的美少女,限于种种原因..........嗯.....厨艺方面一直......耽误了.......不过那是因为........”

    小汐粗鲁的用毅然决然的起身,下床,冲入门外,径直循着味道走入厨房,打断了她滔滔不绝的自话自说。

    厨房,称之为犯罪现场更合适,青椒完整地躺在平底锅上,西红柿和鸡蛋成功变了色彩,地上粘稠的是面粉吧,铺展一地还溅射墙上,高压锅盖去哪里了?小汐抬头,看见了天花板一个窟窿,知道了原因,爆炸的后果。

    面粉和高压锅是个什么搭配啊!

    “嘿嘿,我才尝了一口,确实好难吃,抱歉抱歉,幸好你没吃。”她轻移漫步,悄悄站在小汐身后,吐了吐舌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低笑道。

    沉默半响,小汐吐了口气,打破平静道:“我只想要一份面包就好了的。”

    “是这样吗?哦哦,作为脑残粉,你知道的,我本来想亲手为你下厨做本美少女第一份全力以赴的佳肴的。”

    “一份面包就好了........”

    “可是,面包很难吃唉,你这么好看,完美,居然用面包维持生命,太罪大恶极了。”

    “一份面包就好了........”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