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9、海不辞水12
    钟御觉得叶洒是否采纳他的意见根本不重要。尔虞我诈, 本来就是一场政治博弈。广宇先前也打伤过叶洒,这次奉献一点, 只能算扯平。

    何况,广宇想要的是自由。那么协助叶洒,是他最好的选择。就结果来说, 也不算骗。

    可开云觉得, 这说白了还是利用, 她心里有点过不去坎儿。

    钟御和开云中途分散, 各走一边。钟御招招手,去了自己的住所。

    开云回到月月家之后,打听了一下,得知广宇正在自己的屋子里调试设备。

    广宇的暗器都是经过特殊改造的, 这个改造只能他自己进行。他经常往中心区跑,就是为了借用工业区的机器。因为最近得罪了星球高层,才一直呆在外层住宅区。

    开云过去看了一圈,发现广宇的房间里几乎全是细小的工具和零件。只有一张简单的木板床摆在角落,用做休息。而床上甚至连条被子都没有。

    冷冰冰的,和他这人差不离。

    空调的凉风从里面吹出来, 开云扒着门口, 喊道“广哥啊……”

    广宇“……有病?”

    开云窒了下, 神秘道“广宇啊。我要和你说个小秘密。”

    广宇不为所动“你继续藏在心里吧。”

    开云“……”你们男人怎么这个样子?

    “我是认真的。”开云站直了身体,严肃说道“找你帮忙,不,是追求双赢!”

    广宇手下不停, 指尖灵活地在镜头下操作,一副不想理会的模样。

    开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进去,说道“你的要求也不高,安全离开辞水星是吗?我们要不要商量一下?大家追求是一致的。”

    “凭什么?凭你们三个人加上那帮不足一提的变革者?”广宇说,“首先,你们连中心区都进不去。”

    开云“诶,别说,这个还真进得去!”

    广宇怀疑地看向她。

    开云“我知道,中心区的大门,是让守城军驱动稀有能源来保持的。”

    中心区的防御大门,类似于一个巨大的高阶武器,利用稀有能源来提升防御。因为做得足够精密,不管是哪种兵器,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进行突破。

    这也是高层政客用来保障自己安全所下的血本。

    开云不好意思道“歃血能吸收稀有能源。而且那效率比吸收内力快多了。把刀往枢纽上一插,整个中心区的外层防御都会瓦解。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人不够。”

    她没进过中心区,不知道内部的防御情况怎么样。但敌方越是依靠稀有能源,歃血的优势就越大。

    想必他们从来没想过世上会有这样一个克星吧,毕竟歃血的属性是如此的令人头秃,乃至怀疑人生。

    在高阶武器的比拼上,她的刀从来不走寻常路的。

    广宇没想到还有这一招,表情崩裂了会儿,又恢复如常,继续尖锐道“然后呢?决定地位的是权力,不是简单的姓氏。就算把星球主的位置给叶洒,他要的起吗?中心区那么多的守城军,那么多的利益团体,能认得了他?他能活着走出中心区,还是能活着等到我的通关文件顺利通过审核?”

    开云“他要不起。”

    广宇干脆说“那就滚。”

    开云“但联盟要的起。”

    广宇“呵。”

    开云说“他可以把辞水星专卖给联盟,那样的话,这些问题就都是联盟的问题了。跟联盟的武力比起来,辞水星还只是一个小尘埃。前提是,他先拿到稀有能源的处决权。”

    广宇转过头盯着她,似乎在考量她话里的真假。

    开云额头冷汗闪过,强撑着掩饰住自己的心虚。

    片刻后,开云大声道“这样好了。如果真的能拿回载叶,同时帮叶洒拿到星球主的位置,就算辞水星不对外抛售,我也可以个人筹资足够的资源,请联盟来帮忙管理星球。保证给你和你的朋友们拿到出境许可!”

    广宇斜眼睨她,像是看穿了她的谎言,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骗子。”

    开云“我是认真的。”

    广宇不听,直接拿过旁边挂着的外袍,转身出去。

    开云“喂……”

    广宇出了门,依旧摆着一张阴沉的脸。

    蒸腾的热气从地面反射上来,叫他眼睛里有了股热意。

    “老大……”一个穿着紧身衣的女人迎上前,她的表情闪过各种复杂的情绪,最后只无奈地低下头,问道“现在怎么办啊老大?”

    远处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小椅子上低声啜泣,远远看了他一眼,又避开目光。

    广宇眉头轻蹙。

    “他们都被带走了……”女人愤恨咬牙,可那股恨意实在没有宣泄的渠道,留在心头的只有无比黑暗的绝望“又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难道我们一辈子都要这样受制于人吗?我真想带着刀进去,把那群畜生都给撕了!叫他们也体验一下自己的残酷和无耻!”

    广宇沉默片刻,抬起手,按上她的肩膀。

    “你留在这里,照顾好其他人。我先进城一趟。”

    “老大!”女人激动地抓住他的手说,“你现在进去能怎么办?别再相信他们了老大,他们根本没有信誉度!”

    广宇手掌用力下压,叫她冷静一点。

    她难过地低吟道“我也想帮你,老大,我们从来没有害怕的,让我跟你一起进去。好、坏都有个答案,怎么都比现在这样好。”

    广宇回过头,指着刚走出来的开云,说“你留着,看好她。”

    开云“??”

    广宇又说了句“听她的话。”

    没头没脑的两句话,叫开云一脑袋问号。

    广宇却不再停留,坚决地走了过去,

    广宇的面庞印在玻璃上,在上面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像。他仔细看了会儿,才发现自己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冷厉。

    玻璃门外面的景象,随着电梯楼层的不断拔高,逐渐缩小。

    车水马龙,繁华明丽,与保护区外是截然两个世界。

    人群一脸惬意在街道上穿梭,完全没有受到政局的纷扰。

    建立在剥削与压迫上的安定啊。

    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声线低缓,时不时吭两口粗气,一副领导派头,说道“现在外面非常混乱,变革者蠢蠢欲动,叶洒也不安分。大概是我们的手段太过柔和了,叫他们一时分辨不了时势。我们需要,强有力的武力保证。”

    “既然你拒绝了清除叶洒的任务……我们也不勉强。这是我们对你多年贡献的信任。但是,现在这件事情,你不能拒绝。守护载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载叶是我们辞水星的权力象征,你要告诉所有人,你会誓死保证载叶的安全。那就是我们星球的安定。”

    广宇半阖着眼,目光阴恻恻地望着远处。

    “我们可以答应你,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们就可以自由出入辞水星。想离开还是想留下,我都不会挽留。同时,对你们这些年的辛勤工作,我们会给予丰厚的报酬。是用稀有能源结算,还是通用币结算,全部根据你的要求。”

    中年男人拿出光脑,在上面点击了几下,调出几份文件记录,拉到空中,示意广宇来看。

    广宇只施舍地转动了下眼珠。

    那是几份身份迁出的许可文件。也是广宇一直在申请的东西。

    挺会收买人心的。可惜太过虚伪。

    中年男人和善笑道“我请几个小朋友过来,一次性办妥了手续。等事情结束之后,剩余成员的申请也会被通过。这样你满意了吗?这次我们很有诚意的。”

    广宇并未露出任何欣喜的表情,甚至连一丝肌肉抖动都没有。他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我要看看他们。”

    中年男人说“你会有机会的。”

    广宇加重了语气“我现在就要看看他们。”

    男人不为所动“不是现在。你很忙,他们也很忙。但是请放心,他们在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电梯停了下来,直接停在最顶层。

    临近保护罩,刺眼的光线透过折射,从外面照进来,亮得有些晃眼。

    中年男人率先走出去,再回过身示意道“请吧。你只需要在载叶面前站好。”

    载叶摆放在政府大楼的最顶层,十几个镜头全方位地拍摄着载叶,然后把画面在住宅区的各个屏幕上进行播放。

    广宇只要站在那前面,就等于是一种宣誓。

    现在这个时候,镜头已经捕捉了几人的到来,正聚焦在广宇的脸上。

    中年男人看见屏幕上的画面,志得意满地笑了起来,带着两位保镖,朝着载叶走去。

    他站定在正中间的高台前面,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把颇具历史的,传说中的绝品武器。

    冰凉的温度,难以言喻的触感。

    它装载在一个水星底座上,漆黑的扇面上映照着七彩的光,看着瑰丽又神秘。

    这就是……权力啊!

    中年男人张开双臂,眼神中席卷着疯狂。

    “所有人辞水星的公民们,我们将会付出一切代价,保护星球的财产……从今天起,将由星球的勇士,来负责贴身保护这件珍贵的国宝……”

    广宇站在原地,看着黑色的摄像头不断转动,将他的身影上上下下拍摄进去。

    所以他才觉得麻烦。什么叶洒什么载叶什么星球,全部都是麻烦。荒诞的双赢,荒诞的计划,不管这群人怎么算计,最后倒霉的都会是他。

    为什么全部都是他?

    为什么非得要逼他?

    中年男人用力指向他,脸上的肥肉因为肆意的笑容堆积在两侧,眼睛也拉长成了两条细缝,透出一身贼眉鼠眼的气质。

    “欢迎我们的勇士……”

    广宇一步步走上前。

    中年男人宣誓“所有试图损害人民利益的叛贼,都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广宇从他侧面伸出手,一把掐住了中年男人的脖子。

    所有的声音伴随着这一幕戛然而止。

    男人肥胖的身躯无声滑落在地。

    革命的暴风雨,随着周围数名保镖紧急发动的攻击,不可阻挡地拉开了序幕,

    开云嘴里正叼着根冰棍,看见对面高墙上同步转播的画面,呆愣愣地张开嘴。

    “我……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