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虚惊
    对每天埋头试卷, 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学生来说, 一年到头没有什么节日特别值得关注, 只有放假最有意义。

    附中的学生数日子靠周考月考和大型活动,看到运动会就知道十一了,看到艺术节就知道一年要到头了。

    盛望还没有形成这种条件反射。

    他赖在江添床上光明正大地睡了个懒觉。直到太阳照脸,他迷迷糊糊捞过手机一看, 这才发现屏幕上写着大大的12月31日。

    “起床么?”江添问。

    “不。”盛望丢开手机。这床窄得要命,睡两个大男生更是拥挤。难为他还翻了个身, 手脚并用搂枕头似的搂住江添, 懒洋洋地说“明天居然是元旦。”

    他闭着眼半埋在被子里,也不知道是单纯不想动,还是打算再睡一会儿。江添认命地当着抱枕,他左手其实被压得有点麻, 但反正已经麻了,便没打算吭声。

    “元旦怎么了?”他问。

    盛望像是又要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说“没怎么,感慨感慨。感觉这半年特别长,比我以前十几年加起来都长。”

    “有么?”江添也闭上了眼,他本来已经很清醒了, 又被旁边人的说话声弄得有点困。

    盛望说,“可能以前不记事。”

    每天做了什么、遇到过谁,大大小小他总是转头就忘。春夏秋冬都换得很快,好像刷刷卷子、课间打几个瞌睡再发几场呆,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现在就不同了, 屁大点事记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

    因为想多记住一点,怎么认识的,怎么喜欢的,又是怎么在一起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记这些,只觉得自己像个搂着金银堆的财迷,元宝他要,铜板也不能丢。少一分一厘都觉得亏大了。

    他以前一直不理解那些吃喝拉撒睡、什么都要拍照纪念的人,觉得酸溜溜的太过肉麻。现在却忽然能明白一点了。

    但这话有点矫情,给他十张脸他也说不出口。于是他回答江添说“不知道,可能青春期二次发育了,脑子好,记忆强。”

    江添大概被他雷得不轻,憋了半天没憋住,短促又刻薄地冷笑了一声。

    “你嘲讽我?”盛望从被窝里抬起脸,他闷得有几分热,头发凌乱地扎着眼,逼视他哥。

    对方没睁眼,闷不吭声装死了事。

    盛望盯了一会儿,被窝里的手悄悄往下,突然偷袭似的顺着腰胯往对方长裤里探。

    江添弓起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睁开眼木然地看着他“……”

    盛望恶作剧得逞,抽了手连滚带爬下了床,一溜跑到洗脸池那边,扶着墙笑得特别痞“我就打声招呼,早上好啊小哥哥。”

    就因为这声流氓招呼,他出门的时候下嘴唇是破的。

    附中的放假方式向来奇葩,佛系、随缘,捞到哪天是哪天。市内其他几个学校都是1号休,它偏要把假期放在31号。

    学校里面没什么人,处处透着热闹过后的冷清,颇有点寒冬萧瑟的意味,喜乐便利店破天荒没开门,就连校门口的流动小吃摊都少了一大半。

    江添要去北门有点事,两人在街巷里七拐八拐,进了一家叫“酒老太”的小店吃早饭。像这种小门面,美食a上都不一定找得到名字。

    “这种地方你都找得到?”盛望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翻着简陋的早点单。

    “以前老头常来买花生下酒。”江添说。

    “西门跑来北门买花生?”盛望感叹道,“老头体力够好的,这边老板炒花生特别香?”

    江添摇了一下头“长得好。”

    盛望愣了一下转过头去,就见一个小老太太撩开布帘子走过来,搁下两杯热茶,笑眯眯地问“来吃粉丝汤啊?”

    盛望也笑着点点头“要两碗。”

    “啊有忌口啊?”

    “他那碗别放辣。”江添说。

    “等下子哦。”小老太太擦了擦手,又去了布帘子后面。

    盛望收回目光喝了口茶,小声说“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大美人。那老头现在怎么不来了?”

    江添说,“竞争力不够。”

    “嗯?”盛望难得从他嘴里听一次八卦,体验有点新奇,追问道“怎么叫竞争力不够?”

    “脾气倔,嗓门大,长得凶。”江添简单概括了一下丁老头的特性,说“输给一个退休老教师。”

    “那老头不得伤心一阵子?”

    江添“嗯”了一声说“气得把酒戒了。”

    盛望“……”

    这气性真的有点大。

    老太太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儿端上来两碗粉丝汤。两个男生没好意思让她走多远,起身接了下来。

    这个城市的冬天很极端,室外只要有太阳就温暖如春,室内反而阴惨惨的,从骨头缝里渗着冷。

    盛望不爱穿厚衣服,卫衣外面套了个灰黑色的牛仔夹克就出来了,冻得手指骨节发白。两口热汤下肚,才彻底暖和过来。

    他闷头吃了一会儿,然后故作随意地问“老头是不是挺爱操心的,经常听他说什么什么事弄得他一晚上睡不着。”

    江添动作顿了一下,撩起眼皮看向他。

    盛望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但没抬头,只一心一意地挑着汤里的豆腐果儿,好像真的只是随口一问似的。

    “他就那么一说。”江添已经收回了目光,淡声道“下午看电视能睡三四个钟头,晚上当然睡不着。”

    盛望“哦”了一声,又高兴起来。他总觉得江添那碗辣的闻着更香,不顾阻拦捞了好几筷子,然后捂着嘴唇上那个破口壮烈牺牲在了桌子上。

    老太太出来吓一跳,问江添“他格是吃撑啦?”

    “辣哭了。”江添没好气地站起身,去柜台那边挑了一罐牛奶,往某人脸上碰了一下。

    门口的风铃忽然叮当作响,有新客人进了门。盛望接了牛奶诈尸坐起来,发现来的居然是熟人。

    “曦哥?”盛望打了声招呼。

    赵曦进门就看到他俩了,他接连吸了一口,把唇间含着的烟摘下来摁在了门边的垃圾箱上。浅淡的烟雾在脸前晕开。

    他在烟雾里眯起眼,打了声招呼说“有假放不睡懒觉,居然来吃早饭?”

    “他来北门有事。”盛望指着江添说,“顺便吃个早饭。”

    “嗯。一会儿去楚哥那。”江添说。

    “哦对。”赵曦点了点头,“快期末了。”

    北门藏龙卧虎,居民楼里塞了一众小灶班,客源不断、生意兴隆。赵曦作为早年的校霸兼街霸,认识的人很多。当初给江添牵了条线,帮他一个朋友的教辅机构编数理化的补课课件,深化拓展班用的那种,对江添这样的学霸来说不占多少时间,还挣得多。

    盛望刚认识江添那会儿,他会来北门这边弄,完事才回家,免得江鸥知道想东想西。后来正式开学了就跟对方打了声招呼暂停了。

    最近临近期末,意味着寒假将至,又一波补课高峰期要来了。

    赵曦跟老太太要了两份外带的粉丝汤,一边等一边跟两人闲聊。最后他想起什么似的问江添“你是不是年前过生日?”

    “嗯,怎么了?”

    “那来得及。”赵曦说,“到时候我跟林子请你们吃顿饭。”

    盛望和江添对视一眼,听出了几分话外之音“什么叫来得及?”

    “来得及就是要走了的意思。”赵曦说,“我跟林子要去北京了。”

    “度假?”

    “工作。”

    “那烧烤店……”

    赵曦笑了“我俩又不是大厨,走了也一样开。石头那帮人都跟你们混熟了,要去撸串该打折一样打折。”

    盛望轻轻“啊”了一声,有点浅淡的失落。

    老太太很快把两份粉丝汤打包了,熟门熟路给赵曦放了很多辣,看得盛望嘴疼。

    三人一起往居民楼那边走。楚哥的教辅班在靠近北门那栋,江添上去拿寒假课件要用的范围和资料。

    盛望在楼下晒着太阳等他,赵曦居然也停了步,他看着盛望打趣道“干什么坏事了嘴肿成这样?”

    “辣的。”盛望灌着解辣的牛奶,一脸十分丢人的模样。

    “哦。”赵曦又摸出一根烟来,在背风的地方点了叼着,可能是隔着烟雾的原因,他看上去有点累。

    “曦哥你最近没睡好?”盛望问。

    “黑眼圈这么明显么?”赵曦揉了揉眼下,又说,“老赵同志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我跟林子最近围着老同志转,睡得少。回头去北京,两个老的也跟着一起过去。喜乐可能要让别人代看着,有什么要买的记得年前赶紧买了,年后不一定给你亲友价。”

    看他还能开开玩笑,盛望放心了一点。

    赵曦没多留,接了个电话便摁了烟要走,只是走之前他目光扫过盛望的脖子,啧了一声摘了自己的围巾“我估计是上了年纪了,看你大冬天露着脖子就冻得慌,围上,我走了。”

    盛望抓着围巾一脸懵逼,他人已经拐了弯走远了。

    大少爷围个围巾也要讲究帅不帅,不能随便一箍。居民楼一层的窗户被擦得澄亮,他拿来当镜子照,结果就看见自己颈侧有一小块痕迹,也不知是昨晚还是今早被他哥弄出来的。

    刚才赵曦目光扫过的就是这里。

    盛望拎着围巾僵在原地,心脏咯噔往下一沉。

    江添下楼的时候,盛望已经把围巾裹好了。深灰色的羊绒布料掩住了他的下巴,衬得脸色一片雪白。

    “哪来的围巾?”江添问。

    “曦哥塞给我的。”盛望的声音掩在围巾下,有点闷“说看着我就冷。”

    他们把材料送回宿舍便步行去了附近一座影城。

    大片都留在春节档,最近新上的没什么可看的,两人随便挑了一部,结果运气不好过于无聊,以至于盛望进场没多久就开始心不在焉。

    上午看电影的人不多,他俩本来也就是想找个地方一起呆着,所以盛望挑座位的时候找了人最少的影厅,选了没人选的最后一排。

    江添对这个类型的片子实在不感冒,看到一半便勾着他的手指支着头睡着了。盛望没叫他,掏出手机把光调到最暗刷了一会儿朋友圈,结果刷到了盛明阳分享的两个视频,什么也没说,就竖了两个拇指。

    看缩略图就知道,那是他和江添昨晚艺术节的表演视频。

    他愣了一下连忙给盛明阳发去消息。

    你再说一遍你昨天来学校了?

    养生百科没有。之前不是跟你提过么,昨晚陈局约了饭,爸爸之前推了两次,这次实在推不开。

    你再说一遍哦,我就是突然看你分享了两个视频,还以为你跟江阿姨过来看了

    养生百科你们徐主任发的朋友圈,我特地去找他要的视频

    养生百科弥补一下没能去现场的遗憾,你江阿姨说很帅

    你再说一遍那是,你儿子什么时候不帅了

    盛望松了一口气,心说虚惊一场。

    结果刚松完,盛明阳就来了一句我看小添怎么穿了你的衬衫?

    盛望差点把手机扔出,他捞住手机,悄悄瞄了江添一眼,见他只是皱了一下眉便放下心来,咬着舌尖一字一句地回复道我衬衫上溅了墨水,大合唱不方便穿,就借了他的。他双人表演嘛,服装不用那么统一。

    养生百科怪不得,我看他衣服都没扎好,只塞了半边。你江阿姨说看着就想给他把另外半边也塞进去。

    盛望没忍住闷笑了一声,笑完又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沉默了片刻,给他爸回道我哥这叫酷。

    养生百科哦,我们老同志了看不习惯。跟小添说吉他弹得不错。

    盛望回了个“好”便没再继续。

    也许是放假的缘故,这天的微信格外热闹。没一会儿就亮了十几次。盛望原以为还是盛明阳的消息,点进去才发现有动静的是一个小群。

    那是艺术节前拉的一个准备群。本来江添也在里面,昨晚艺术节一结束他就退了。盛望还没来得及。

    高天扬他们闲极无聊,正在群里分享放假这天的午饭,企图相互折磨。结果小辣椒忽然蹦出来说了一句昨晚礼堂丢东西了你们听说没?

    朴实无华高天扬啊?

    大宋辣椒同学,我很欣赏你分享八卦的精神,但是这种事艾特所有人,可能会被添哥和盛哥疯狂吐槽

    这话说完,小辣椒忽然没了声音。

    还是鲤鱼补了一句江添不是已经退了?

    大宋哦对,我忘了

    鲤鱼说一会儿我也退了,我在家喝粥,净看你们斗图,太折磨人了。

    他们杂七杂八聊了好一会儿,小辣椒才又出现,回了一句手抖不小心所有人

    这话一说完,盛望这里又显示自己被了。

    朴实无华高天扬……服,辣椒妹妹你是来搞笑的么?

    小辣椒发了个自闭的图。

    朴实无华高天扬所以礼堂丢东西是怎么回事?

    这次小辣椒回得很快昨天人多,估计挺乱的,好几个学生丢东西了。据说咱们班英语课代表丢了包。

    你再说一遍齐嘉豪?

    自从当初齐嘉豪坑了盛望,a班就仿佛没这个人了。大小活动他基本都不参加,好像一心扑在了学习上。换句话说,就是无形中被孤立了。

    别人不再主动带他,他自己也选择远离别人。这种若有似无的孤立对任何一个学生来说都不是无所谓的,所以他看似很拼,但成绩却在稳步下滑,于是整个人显得更加边缘化了。盛望换到b班便没见过他几次,如果不是辣椒突然提起,他都快忘了这个人了。

    辣椒那边不知是忙还是卡,盛望发完一句消息,她又没了音。

    过了好半天,她才蹦出来说嗯。

    然后她立刻补充道据说他今天去政教处调礼堂监控了。

    盛望本来都准备关屏幕了,突然看到这句话,呼吸便是一滞,血液像被人抽了一泵,胸口冰凉一片。

    调监控?调哪个时间的监控?会翻到四楼吗?

    可能是他僵硬得太明显,江添忽然醒了。他捏了捏眉心,缓了一下困意才在他耳边低声问“干嘛了?”

    盛望下意识按熄了屏幕。

    他用力搓了搓指尖,感受到肢体末梢有了温度,才开口说“没,就艺术节那个群,辣椒手抖点了两次艾特所有人,我以为有什么事,结果就看到他们在发火锅烧烤。”

    其实调监控意味着他跟江添在四楼做的那些事很可能会被看到,提前跟江添商量一下对策可能更好。

    但他本能地不想提,就像早上被赵曦看到的痕迹,包括盛明阳发的视频。

    他总觉得一旦跟江添说了,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把一些现实的问题搬出来掰扯清楚。那个结果恐怕不会让他们开心。

    不会看到的。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理智上来说四楼没有出去的路,要真有手脚不干净的学生拿了包,也只会往礼堂外面走,不会吭哧吭哧费劲上楼。

    而且只要看礼堂内部的监控,就可以知道包在谁手里了,犯不着那么较真地哪哪都看,太费时间了。

    肯定……不会看到的。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前几天得意忘形太飘了,所以老天决定给他几棒子压一压,只是不凑巧,这几棒子都挑在了同一天,来了个连环攻击,打得他措手不及。

    其他倒还好,齐嘉豪调监控这件事就像一柄长剑,悬在他脑袋顶,不知什么时候会砸落下来。以至于之后好几天,他都有点魂不守舍,只要江添不在旁边,他就会肆无忌惮地、长久地发起呆来。

    直到一周后的某天上午,徐小嘴趁着大课间下了楼,在b班门口把盛望叫了出去,说“去一下政教处,主任找你。”

    盛望愣了一下,看到了他身后跟着下楼的江添,脑中顿时嗡地响成一片。

    他舔了一下嘴唇,干巴巴地问“找我们两个么?”

    徐小嘴点头说“对。”

    “有说什么事么?”盛望问。

    “没啊。”徐小嘴摇头,“就让我带个话,没说什么事。”

    怎么去的政教处,盛望已经记不清了,一路上跟江添聊了什么他也忘了,只感觉自己分成了两半,一半跟江添笑着说话,一半被冻在霜里一言不发。

    结果进了政教处办公室,没看见齐嘉豪,倒是看见了杨菁。徐大嘴拿着两张绒布本的精装证书,笑得像个大马猴,嘴都咧到了耳朵根。

    “好啊!好!”徐大嘴把证书展开,在两人面前晃了一圈,重重拍了拍盛望和江添的肩膀说“英语竞赛成绩出来了,可把我嘴笑豁了,两个一等奖!国家级!我今天憋一上午了,就等着大课间给你俩还有小杨一个惊喜!怎么样!高兴吗?”

    “……”

    我……

    盛望足足傻了十几秒,才在心里狠狠爆了一句粗。

    悬了一周的剑轰然落地,砸了他一脑门金光。那个瞬间他搭住了江添的肩,嘴上说着“好大的惊喜,可吓死我了”,然后把所有重量都挂在了江添身上。

    出办公室的时候,这大少爷俨然是个“尸体”,几乎是被江添拖行。

    “过会儿下楼梯,你确定还要这么挂着?”江添瞥了他一眼。

    盛望“高兴得腿软。”

    江添“……”

    徐大嘴拿着两张照片在前面昂首挺胸地哼着歌,领着一个拿奖拿到无动于衷的江添和一个突然高位截瘫的盛望来到荣誉墙前,郑重其事地把两人照片并列贴了上去,然后在上面横着贴了新裁的红纸条——

    中学生英语综合能力竞赛

    全国一等奖

    江添  盛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监考官tn、冰晶  小枫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sugarrian、沈敬、小蛇蛇、榆桤、冰晶  小枫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闻渡、龙纪威喂两声、个;米拉耶亚、小菲、陆袭澄、木村启析 3个;爱与爱丽丝、团团团子3、欢脱耍宝、白芷、萧余 2个;baiyi、爻爻爻爻爻爻、tangstory、纭舍er、初蔻、eox雪域、汤圆、狼影、岸火、我真滴不喜欢起名、尤南、比虎猛、耳朵看见了、阿离、冰晶  小枫、torta、故辞、无限大人、浴夏、环树旅行者、妞撒配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雨宫妹、39765436、沈敬 2个;爱与爱丽丝、小萌妹、深呼晰是真的叻、訸子、米拉耶亚、临萩、十三幺、槿、尤南、飙、b612星球住户、虞雩、夜深人靜時、言、啾、眼神君、米良、冰晶  小枫、阿离、欢脱耍宝、大本的钟声、巴巴喝甜旺、小朋友、陆袭澄、椏小迷、木村启析、36818783、容与、查无此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iseagi 27个;小莱 16个;三段式 11个;鱼食赶紧结婚!!!、曲尽河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右圆圆 5个;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 4个;空想肥闲鱼、喝一口望仔牛奶、盐水鸭不甜、江添、alays、九月、简星星、瑾越 3个;小懒猫、是纯真不是纯甄吖、煜川、虞雩、木子丰、野草连天、jennyzz、柠檬秋刀鱼、咳哟、浮光、酗雨、栉名梳子。、在东、倾倾倾倾倾渝漠、人生在世、菜籽z、君离笑、亦吳、37182282、万里云山入浩歌 2个;你需要净化吗、lhcyd、纵年横月、芥白苏、30596510、添哥的甜旺仔rrr、羽成、少在这里给我ky、魇、stthe ilds、zozozo、米秀、星子被添望甜没啦!、福西西阿呆姆0616、冬雪的十四行诗、123、鱼鲤、蔚池晏、二肥、36082933、autis、爆冰、alice、赵三圈、心宽腿长双商在线、听雪落千年、苏屿、江有汜、孙煜、彼岸无花、shihanj、六水、清明雨上、淋雨的带鱼、兔子工坊?ruby、看看、洗落春秋、此时此刻我是只咸鱼、39732640、玖零、小藝射日、23471044、旺仔牛奶糖、灰原绫哀、、silvere、光、茯藏、一夜御数苑、yz、未遮山、顾飞飞、圈了一个圈、星河滚烫、lrrrr、添哥望仔真可爱、奇幻大雕、游弋得弋、不文、临墨成书、草木皆芣苢、岁盈128151、为江添盛望的爱情尖叫、忱忱公主超可爱、球球球球球球球可、蘋蘋、爱看书的宝宝、不知有冬夏、字句行间、哒啦啦、宋谙、梓俞、我睡了a、寒琑裘、锦鲤阿俞、争渡、理理、甜党、山河表里、flyg、添添喝望仔、38621348、木秃里我爱你、狐尼玛、iscesrunn、罐装青梅添樱桃°、木木今天更文了吗、林深时见鹿、连朔、kion、没有感情的菠萝头、一块小糖饼、吴邪女友、对白要怎么说、雅荃君、秋天吃桃、ju花残满地伤、桑暮回烟、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28092508、冰晶  小枫、读花解语、无邪、一颗大真菌、青岑c、菱形子、苍术、蔚蓝、读过小学的人、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清昼亲木叽、许栀、商陆叽叽叽、桂花糕超甜、汪叽羡羡贤贤咸、啥也不说爱太太、然思·yan、暮啾啾啾啾啾、是糯糯先生啊、林子真是大了、小钱、望添啾惑、西边儿的西、长陵、岁辰、林弶、袈裟、江苑、yeyg、西楼谢俞、星析、斯文腹黑竹君、皈依的小贩、万是个大美人、孙逢、lielll、奕小囡、38962751、甜甜的华夫大饼、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28199696、江添盛旺多久在一起、a、灵灵不磕c会死、小厍、祭七、景景、北子的小迷妹、钟情。、小竹笋、39943529、啃了一口的馒头、星辰辰辰辰辰、九枪、半落三山、36604288、啾、今天江添盛望破镜了吗、安生与桉树、l大帅逼、游惑、楩柟其质、无心恋唱、27551868、氓氓氓氓氓、an、25661956、lloyds、姬子轩是木苏里迷妹、东方镜君、巴巴喝甜旺、回、我一口八个西瓜、拾遗肆无忌、荒淫无道、不是甲基、桃源满、心光似火、吾皇、困倦乏眠、吃掉一颗冥王星、liid、皮皮缘、under the sea、若离朝夕、、ud、张进宝、月珑玲、耶嘿一只芒果、今天也要吃山肴野蔌、莫t、28835444、小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温故知信 110瓶;枫桥夜泊 102瓶;无心恋唱 100瓶;月 59瓶;爱芝士爱生活 53瓶;38723341、无名、我真滴不喜欢起名 50瓶;他名字叫蓝忘机 46瓶;苏叽、央情li、rsl、薄荷精的薄荷叶· 40瓶;命犯瓶邪 37瓶;止辞 35瓶;lielll 34瓶;迦南香 33瓶;biubiu、林弶、弦十九、我爱小甜甜、江琼玖、连朔、未绿、芋头红薯、许常怀 30瓶;爱与爱丽丝 29瓶;淇月 27瓶;妄想吃星星 26瓶;与翙、好甜呀 24瓶;啾 23瓶;没盖的粉茶杯 21瓶;31112616、秋木苏苏、秋辞、晚意借北风、萌树懒的树、23144184、离朱、啾啾啾、费治、荼、32311401、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空气喵、2230197、一只嘎哩果、tgs、chen。、千木、大白鹅、爱吃香菜、冉九云、祈卿、鲜虾鱼板面?、反骨、醋溜溜溜溜溜、湑之、。添添喝望仔^3^。、初蔻、沂南以北、水色挑染、是潼汐鸭、一方鎏白、红红红尘、滚滚。 20瓶;唯我 19瓶;今天想出名字了吗、瑞雪飘飘 18瓶;千冫叶 17瓶;阿婷 16瓶;玑凡∠?∠、骤雨不歇 15瓶;顾月空、民政局 14瓶;逐光等待安年 13瓶;汁汁、一条红锦鲤 12瓶;瑾越、贲如、savanna、灰锦?、我有只鹤、38144346、袈裟、鱼安、浅忆若影、可爱江、zl、阿故、梅子七、千里重雪、小小小线人、时逢、你给我的太阳新的光芒、桑暮回烟、爱吃辣的路路、甜甜的旺仔、肉肉、拾柒、孤行者、不当状元不改名、李梨梨梨梨、黑仔tiao、苏子白牙、茶苏苏、过期少女送花给你、江未眠na、今天江添盛望破镜了吗、四不四月、金装旺仔、半落三山、角宿一、欲ki、板蓝根、光、顾子熹的琉璃镜、三沐、关照、柑橘味i、秋意、熊猫眼、久久乘法表、熊猫言、鱼丸粗面加肥牛、奶茶包子、jyoa、糖分补充√、isste、折小折、今天吃糖了吗、听雪落千年、鸢鸢就是高冷、就这样吧、一盏风骨、千总、哦、右圆圆、野草连天、旺仔的某某、37582683、一罐糖桔、取名废、开心哒、徕、小美、唯我独甜i、卿见、  去疯狂世界闯  、盆盆本盆、今天也要吃山肴野蔌、玄璇、34741980、江添搞快点、32259563、清光saa、每天早起好好学习、als奶l、宋洱也是归宁 10瓶;楼飞飞、油炸玑爪、查无此人、在小号咆哮 9瓶;鹿四、ice懒语、幸能与君同舟、今天也要做一个可爱的、潇潇~、阿衡 8瓶;苏沐遮、尔玉、ah、想偷哥哥的颜、kirai 7瓶;忆眠碎梦、还老子的锅、chuya、费嘟嘟的酒柜、lily、啊啊啊啊啊 6瓶;君倾倾、是云勋吖、夹心、江河、朔倾楚城、向阳而生、谨言的鼠猫、sszx、22470253、陌陌、栩星、青阮、ll6851、珊、许愿愿的小熊抱、叶子、何丽珍、笙枂、野渡、墨夷冰蝶、无欢也笑、浦东新柒、aoria、舞雩、简星星儿、汉白玉、顾小白、伍厶染、书荒、fu、冄、米米艾米、朝思、ng、缬之、豆蔻·、羊臭臭的饲养员、xnote、影子不灭、胖一斤都难、ag、汐汐、蓝蓝蓝蓝、kloan、碎奶油冰、东谷 5瓶;?9块六、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添盛一对、柟湦 4瓶;喵喵猫、木鹌鹑、暮成昆、君莫笑、fu向阿发、邀云摘星、北极熊、更好更圆的月亮、涸泽之鱼、九尾狸猫、幕岁、40527309、黄金万里、阿呆大可爱 3瓶;一叶障目、无缘、水水更健康、37633094、33510379、不存、olater2012、嫦娥的胖兔子、木木、阿伦、迷雾、小胖彩儿、40517592、松间岚、大伟、凶柿炒鸡蛋、雾月~、朝菌、喵喵喵、梅子不萌、平安京第一吞吹、番茄和也、evan、倾倾倾倾倾渝漠、愿无岁月可回头 2瓶;柳惜夕、小宝贝、naoh、叶绾、炸了毛的大头娃娃、35621839、小唐福君、狷狂、心嗅蔷薇、顾辞桉、木子丰、crystal丶祈泺啊、你再说一遍、顾寒晚咕咕咕、玖零、上官倾、添哥喝旺仔!、木木l、养猪吗、薄玉凉、花无妄、猫小罗、福娃航航、闻舟渡挽澜、仧仧、冥芲、关聊、丸圆、saa、店庆!、樱花树下,不悔、37963182、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白目、拾聆、富冈义勇、缪音、巳辰、寂寥无人歌、蓝胖子、冰璃、哒啦啦、是00喇、黑金喵、云深何处、resident、破昵、小恶霸、silver、arrivederci、子子州葭、温言scq、寻寻觅觅寻寻、谢俞的黑色指甲油、车厘子、34535206、沉迷我喻、fay、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叶芯、时恩、对白要怎么说、今天也要加油鸭、ailsy、qys秋゜、liid、苏氿丘傅、里士满锅、33505932、鹿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