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Chapter091
    chater091 小伙伴走了

    老龙的事情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结束了, 无论九州国家层面是出于什么原因、或者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这天除了顾和年过来跟苏白和赤垣说了一些案子相关的事情外, 再没其他不识相的人来打扰。

    唯一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

    赤垣不认识这个号码,但这个号码却非常锲而不舍。

    接通后,电话那头响起了个不算陌生的声音。

    “你好, 绒绒爸爸, 我是东东的爸爸。”

    像是预料到了赤垣他们不能认出自己的号码, 东东父亲开口就做了自我介绍。

    赤垣记得昨晚那个小孩, 有些意外“有事?”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无奈, 也有些歉意“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起来东东就一直在找绒绒,原本是哄住的。不过现在我们要离开山城了, 不小心让东东听到了我们要离开的事情,他现在赖在这里不走, 非得见绒绒。”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 电话那头立刻传出一声有些远, 但非常坚定的声音“弟弟!”

    是东东的声音。

    赤垣勾了下嘴角, 抬头对看着他的苏白笑了一下,说道“是昨天那个小孩家长, 想见绒绒。”

    电话那头听到他们在商量, 于是也安静下来,等待他们的回复。

    苏白闻言,低头看怀里玩累了在喝水的绒绒, 问道“绒绒还记得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哥哥吗?叫东东的那个。”

    绒绒想了一下,然后一脸记起来的样子。

    “咪林挖挖!”

    苏白“…………”

    你还给人家起上绰号了。

    苏白点了点绒绒的小脑门,问道“东东要走了,你要不要跟他去说声再见?”

    绒绒果断点头“亚!”

    顿了一下,绒绒又伸出小短腿指着被挪到了桌上的“礼物”,“咪呀!”

    要给小娃娃也拿一个礼物。

    苏白有些意外,把绒绒抱到礼物堆边让他自己选,然后跟赤垣一起带绒绒出去了。

    ……

    东东一家就等在酒店大厅,站位非常显眼——就杵在玻璃大门口,除了他们一家三口,旁边还站着四个看着像是保镖的人。

    苏白他们没有收敛脚步,走近到十来米的时候,那几个保镖就发现了。

    东东父亲也跟着看过来,顿时面上一喜,大步朝着苏白他们迎了过来。

    “赤先生、苏先生,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们了。”

    东东父亲很是不好意思。

    苏白笑了笑“没事,绒绒也难得有差不多大的小伙伴。东东在哪儿呢?”

    东东父亲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他伸手指了指门口的位置“就在那里。我们怎么哄也不动。”

    苏白挑了下眉,抱着绒绒走了过去。

    外围的保镖见他们过来,立刻让开了个位置,然后苏白就看到了东东。

    东东小朋友今天穿一身小西装的背带裤,戴着小领结,配着他那张可爱却无表情的小脸,也有几分“霸道总裁”的雏形。

    只是现在这只小霸总却蹲在玻璃门边,小手抱着玻璃门,严肃地皱着眉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苏白无声笑了一声,然后把绒绒放下去,推了推绒绒的小屁股,让他去找“咪林娃娃”玩。

    绒绒高兴地跑向了小伙伴,并发出了友情的召唤“砰砰呀!”

    东东严肃的小脸一愣,然后用难得敏捷的动作回过头来,看着跑到跟前的绒绒,眉毛一下就飞起来了。

    “弟弟!”

    东东终于松开了玻璃门,转身直接一扑,像是逮兔子一样把绒绒逮住了。

    绒绒冷不防被扑翻在地,东东的父母都是一声惊呼,连忙上来拉起东东,检查绒绒有没有受伤。

    但苏白跟赤垣却一点不紧张——他们家绒绒就算是崽,那也是始祖家的崽,一扑就碎了的话那还了得?

    绒绒就躺在地上,有些懵地眨了眨眼,然后反应过来“玩呀!”

    刚才那样的,再来一次!

    东东也在他父亲怀里挣扎,皱着脸跟他父亲讲道理“跟弟弟玩。”

    他家的爸爸就不能自己带着妈妈去玩吗?

    东东父母见两个小家伙都没有受伤的样子,于是也放下心,松开了东东,让他跟绒绒去玩。

    东东这次冷静多了,他蹲在绒绒旁边,伸手摸了摸绒绒的毛,一脸开心“弟弟,软。”

    绒绒的心思却不在这里,跟东东打了招呼后,立刻转身让苏白把他准备的礼物掏出来。

    苏白了然,借着摸兜的动作,掏出了两颗球。一颗白色透明,一颗血色半透明,大小都是一样的。

    苏白把两颗球放到东东跟绒绒跟前。

    绒绒立刻伸出小短腿,把血色那颗往绒绒那里一推“绒绒,几东东哒!”

    东东看着滚到自己跟前的球,顿了两秒才伸手捡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又看看绒绒跟前的白色球,然后高兴了。

    “谢谢,弟弟。”

    说着,东东忽然把手撑在地上,然后趴着亲了绒绒一口。

    小孩子的力道控制不好,绒绒被亲翻到了地上,露出了软乎乎的圆肚皮。东东也跟着摔倒了,两个小家伙一躺一趴在地上,默了两秒,不约而同咯咯笑了起来。

    但旁边的家长们却各有各的心思了。

    赤垣操着手,看着玩耍的小两只陷入沉默。苏白以为他介意刚才东东亲的那一下,于是小声说道“先生,小孩子的玩闹,你别认真啊。”

    赤垣摇头“怎么会。我知道的,只是在想别的事。”

    苏白好奇,“什么事?”

    赤垣“我们既然暂时不回太荒,那就要遵守九州的规律。比如九州人类十八岁就算成年了,绒绒到时候就该成家立业,自己去打拼自己的事业,为了让他在妖怪意义上也‘成年’,要多给他补一些灵物才行。”

    苏白被赤垣忽悠进去了,想了一会却有意识到不对“没必要吧。人类寿命平均一百岁都不到,绒绒可不止会活那么长,有的是时间。”

    赤垣却很坚决“不,脱离同龄群体对孩子来说不是件好事。而且成年更注重的是心理上的,绒绒的心智别说十八岁,十岁都可以成年的。”

    苏白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但细想好像又是这么回事。

    赤垣最后说道“总之,给绒绒补充充足的灵物总是好的。”

    这个还真是。

    苏白点点头“对。反正二哥已经说了,为了能尽快关闭红雾区,九州这边会尽可能地给我们灵物,而且我们还能去红雾区自己找,不差这点。”

    赤垣露出个浅浅的笑“嗯。”

    而另一对父母,则把视线钉在了小两只玩碰碰球的球上。

    东东父母的家族在华国也算是名门望族,经商后更是把财团名声打进了世界。

    所以他们不用上手就能认出来,两个孩子碰得开心的两颗球,都是扔出去就能买座岛的那种。

    虽然说他们也不是拿不出这样的“玩具”,但也没奢侈到给孩子当礼物的地步。

    “苏先生。”

    东东父亲很快收敛了神色,朝着苏白他们那边看,“这个礼物,东东不能收。”

    苏白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是因为什么,却只是摇头“这些是我们给绒绒的,绒绒有处理的权力。”

    东东父亲一怔,想了想,没有多说,只是递出了一张薄薄的金属名片——这是他的私人名片。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付远,这是我的妻子刘客卿,东东的名字叫付丞东。如果在重叠区外有任何需要,可以联络我。”

    赤垣伸手接过了那张名片,看了一眼,捏在手里并没拒绝“我知道了。”

    赤垣并没有跟付远他们拉近关系的打算,收起名片后他转头就跟苏白说起了另一件事“既然要留在九州,绒绒也得取个名字吧。”

    苏白“…………”

    赤垣也想起了自己分裂时期的一些乌龙,立刻正色温和道;“我对绒绒姓什么都没有意见,你起吧——这是我们说好的。”

    苏白被赤垣的话勾起了久远的记忆,眼神也温和下来。

    “嗯,既然这样,不如就叫顾……”

    赤垣“…………”

    苏白看着他家先生面上的表情丝毫没变,唯有眼神中的光越来越变化莫测,不由笑出了声“还是跟先生姓吧,名字可以取绒字的同音,这样也方便绒绒自己记忆。不过,我觉得还是等先生的家人都过来了,一起商量比较好。”

    顾家的后代暂且不说,但现在这一家子,就是他们的家人。

    赤垣点头“好。”

    付远一家的飞机是早上十点半的,于是小两只玩了一会就不得不分开了。

    意外的,这一次东东非常配合。

    东东坐在地上,听到付远说要离开后,顿了两秒,才回头看了看绒绒,然后伸手轻轻拢着绒绒“胖乎乎”的身体。

    东东跟绒绒嘱咐道“弟弟,想我啊!打电话。”

    绒绒趴在他的玩具球上,并没体会到离别的愁绪,非常欢快跟小伙伴挥手“嗯呀!派派!”

    东东抿了抿嘴巴,又沉默了十来秒后,才依依不舍地摸了摸绒绒的毛,接着两手抱着绒绒送给他的玩具球,站起身跟着他父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目送东东一家离开,苏白抱起绒绒揉了揉,笑道“东东好像很喜欢你,绒绒是不是也很喜欢东东啊?”

    绒绒“嗯呀!”

    苏白“那要记得跟东东打电话哦。”

    绒绒“嗯呀!”

    赤垣在旁边听着,忽然插了句嘴“东东跟冰激凌绒绒要哪个?”

    绒绒“咪林!”

    苏白“…………”

    啊,无情的崽。

    作者有话要说  x年后,成年绒绒看着突然出现的西装男人你谁?

    男人……你猜。

    ————

    晚安!ov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