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比惨
    他也没想到,竟然还真就这么巧,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是他和父亲救了陈慧珍,而四年后的今天,却是陈慧珍和女儿救了他。

    “德子叔,你先别哭,那些逼着你自杀的人迟早会有报应的,现在你还是先把具体情况和我说说,咱们想办法先给你们家把债还了,不然的话村长爷爷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还债?我现在身上连一块钱都拿不出来,拿啥还债啊……”

    德子抹着泪哭诉,童瑶却是非常认真的笑了笑。

    “所以我来了啊,四年前你们帮我,现在我帮你们,五百万我帮你们还。”

    “你?”

    德子惊诧的看向童瑶,要说拿出十万八万给他交住院费倒是可以相信,可要说童瑶家能拿出500万,打死他都不信!

    “呵呵,你不信我能弄到500万?”

    “你……”

    “我的小说这个月如果可以的话,应该能收入几十万吧,最多一年,赚个五百万差不多。我相信,让这些人等上一年,他们应该还是愿意的吧?”

    陈慧珍撇了撇嘴开口插话。

    “别说等上一年,只要能把钱还了,让他们等上三年五年的都没啥问题。”

    童瑶笑着点点头。

    “那就行了,对了村长爷爷,我上次让你准备的那些人名单都准备好了没?”

    老村长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倒不是没准备,而是根本就没打算准备。

    一是他不相信童瑶能拿出500万,二是假如童瑶真能拿出500万,他也不愿意让童瑶替自己家去还这些钱,如果可以,他甚至宁愿自己去死。

    “还没准备好?”

    “我……”

    老村长正想说话,旁边的母亲陈慧珍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略带埋怨的对童瑶开口。

    “你村长爷爷怎么可能让你去还这些钱,给,这是妈这些日子给你统计出来的,只少不多!”

    童瑶接过,看了一眼,母亲写的很详细。

    几月几号,谁谁谁投资了多少钱,投资了几个月,返还了多少红利,还有多少本钱没拿出来等等,事无巨细都有记载。

    她草草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人里面,欠的最多的总共是三家!

    这三家分别是赵龙家、崔大头家,以及孙立厚家!

    赵龙家合计投资是80万,拿回了48万红利,目前本金还差32万!

    崔大头家合计投资是78万,拿回了468万,目前本金还差312万!

    孙立厚家合计投资是75万,拿回了45万,目前本金还差30万!

    这五百余万的欠款里,这三家几乎就占了五分之一左右。

    而这三家,能拿出百八十万给发发发投资,当然也都不是自己家的钱,尤其是崔大头,他家就他一个,从小就是混混,天天除了打牌就是吃喝玩乐,来钱的路子也大多见不得光,坑蒙拐骗、挖坟掘墓哪个来钱快他来哪个。

    半年前知道了发发发投资的事,他几乎想都不想就一头扎进来了,至于这78万,当然也不是他的。

    这些钱分别是来自赌庄老板、高利贷、亲戚等。

    他以每个月五个点的利息从这些人手里借来了钱,然后投到发发发公司赚取十个点,这一来一回,他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赚五个点。

    像这种情况,他是借的越多赚的就越多,所以到最后他就是牟足了劲去借钱,每天醒来不是在借钱,就是在借钱的路上。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里面,最急切想要还钱的,正是崔大头。

    如果说不还钱德子会被逼死,那么崔大头就是不还钱会被打死,那些放高利贷的可不是善男信女。

    除了这三家之外,剩下基本上都是几万到十几万不等,这些人的钱大多都是自己家一辈子积攒下来的,或是准备给儿女买房、结婚,或是准备自己留着养老。

    另外还有少部分碍于人情世故进行小投资的村民。

    比如童瑶家、许诺家等等,这些大多都只有一千到千不等,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扫了一遍人名单,童瑶将之收进口袋放好,然后又问了一些村子的情况。

    老村长重重的叹了口气,也便开了口。

    “唉,别提了……”

    根据老村长和德子、陈慧珍三人的讲述,童瑶大概对村里的情况有了些许的了解。

    现在村里的村民,真要比惨的话,搞不好还轮不上德子一家。

    投资发发发的村里人,一大部分都是从亲戚、朋友,或者银行、高利贷等等借来的钱,结果发发发的老板跑路了,这些人一半的本金损失掉了,他们给对方还不上钱,那么问题就来了。

    从亲戚、朋友那借的还好,起码还能拖一拖时间。

    可要从银行、高利贷那些地方借的钱就倒霉了,利息一天天在高速增长,催账的人如同催命的鬼。

    比如崔大头,这些日子东躲西藏,他那狗窝还不如德子家呢,德子家起码还有大门和院墙房子,他家早就被高利贷的人给占了。

    另外还有最惨的一家高翠花!

    高翠花家家境一般,老公秦刚一点都不刚,反而有些软,是个名副其实的耙耳朵。

    高翠花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最喜欢说张家长李家短,平常在村口闲话中心双手叉腰,好不威风。

    这次发发发投资的事出来后,她也是第一时间就发动了娘家人担保去银行借了一大笔贷款,眼看贷款时间快到了,可发发发公司却完蛋了,这让她几乎快疯了。

    这笔钱如果还不上,她家、她娘家都要跟着倒霉。

    除此之外,想要给儿子结婚的婚结不了了,想要给女儿买房的房买不了了,有些死了办酒席置办棺材的连死都不敢死了。

    到了下午三点,吃了午饭后,童瑶把母亲留在医院照顾德子,自己跟老村长坐着车回村去了。

    两人一到村口,就见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东边一户人家,大门口正发生着争执。

    “亲家,别走啊,咱们有话回家慢慢说……”

    “呸,谁是你亲家?说好的八万块彩礼,少一分都没门!”

    “我不是没钱,是别人欠我的钱暂时没给啊……”

    “管我屁事啊,我听过赊烟赊酒的,从来还没听过赊媳妇的,想空手套白狼,一分钱不掏就娶我家女儿?我呸!!!”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