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四章 打上门了
    十一级台阶被征服,还有七级台阶在等着葛铮。

    或许说还有六级台阶,第十八级台阶,就连马尚封自己也从未踏上,变幻莫测,他也没指望葛铮可以走到登天梯的尽头。

    从这宝贝被带回幻羽宗,就没人走到过尽头。

    日复一日的负重修行,葛铮从未觉得枯燥,反而会因为一点小小的进步喜笑颜开。

    “徒儿,你真差劲,昨天你最深脚印是四寸,今天竟然还是四寸。”

    “谁说的,明明是三寸九!”葛铮认真测量,得出准确的结论。

    “那么一点进步你也好意思说?你可知为师制定的修炼计划多么高深!”

    “高深个屁,就是负重奔跑,就加了个重量变化而已!”相处的越久,两人越不像师徒,反而像挚友,经常为了一件小事争的面红耳赤。

    “你你你……你是不知道八十七万九千五百三十三年那个初春,那时我在镜心岛……”

    “停!师父,徒儿明白了,师尊你举世无敌,俊朗无双,是徒儿错了,徒儿不该顶撞师父。”葛铮啥都不怕,就怕马尚封说过去,那一说起来就是滔滔不绝。

    马尚封发现了葛铮的弱点,就是怕他说过去,所以一旦说不过了就提过去的事情。

    葛铮同样发现了马尚封的弱点,他这个师傅,就爱听吹嘘他的话,只要一顿吹嘘,那啥都好说。

    其实葛铮已经了解过了,不管是百万年前,还是百万年后的现在,马尚封的名声都不怎么样,他用假元石买了无数灵符和秘宝的事情都传开了。

    碍于面子,人家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说,但是私下里几乎人尽皆知,那些店家也是欲哭无泪。

    幻羽宗的产业还好,家大业大经得起折腾,那些不属于幻羽宗的产业眼睁睁看着马尚封付给他们的元石消散,简直哭都哭不出来。

    当初马尚封带着葛铮买东西,只要两样,镇店之宝和灵符,除了镇店之宝他什么都不要。

    现在好了,镇店之宝没了,元石也没了,这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师父,你这样真的好么?那些店家搞不好会破产啊?”曾经葛铮这样问马尚封。

    “哪有好不好,我开出的价格远远高于他们镇店之宝的价值,他们一口答应,明显是自己贪心,怪不得我!”这是马尚封的说辞。

    对于这个超级无赖的师尊,葛铮算是服了,但是讲道理的时候总是很有理的样子,从来没觉得自己错了。

    纳物戒指里有多少灵符,葛铮没数过,反正扔出去十几万张基本上没看到减少。

    百丈方圆的纳物戒指空间,除了灵符还是灵符,想找个东西都麻烦。

    第十二级台阶,变化更加多端,有时候葛铮明明感应到了力量并做出反应,却发现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

    “假力和真力都分不清,你这样走出宗门很容易被人揍死的,难道你自己和别人战斗的时候每一招都是实打实的?没有虚招欺骗对手?”

    “这第十二级台阶,考验的就是对力量的判断,是佯攻还是真的攻击,你必须在第一时间猜透了,才能更好的应对敌人的进攻。”

    虚实交替,诡谲多变,力量的使用如果只是一味的挥洒,那只会浪费更多的力量。

    十天时间,葛铮的脚印深度从五寸减少到了三寸,也就是这一天,他登上了第十二级台阶。

    只有马尚封自己清楚,这个成就有多么惊人。

    这一百万年发生的事情他不知晓,但是百万年前,最快登上十二级台阶的人就是他自己,用了半年,葛铮只用了不到两个月,虽说因为修炼计划让葛铮可以更好的适应天梯的压力,可是没有足够的努力和天赋,绝不会如此快就登上第十二级台阶。

    从盛夏到寒冬,时间不知不觉溜走。

    葛铮已经走到第十六级台阶,十七级台阶也跨出半步,对力量的掌控已经无比精纯。

    半年修行,除了开始的时候力量提升明显,后来基本上没多少提升,葛铮的力量上限有一千五百万斤,差不多相当于渡源境界三阶的样子。

    但是葛铮对力量的掌控却已经登峰造极,极限负重一千五百万斤,现在就算负重在零和一千五百万之间来回交替,他也不会再留下脚印。

    无形的力量变成了可控的流动,就像实质一样,葛铮怎么控制,力量就如何游走,完全随心所欲。

    这天,葛铮用了一个时辰就完成负重修行,回想当初累的跟死狗一样,他就忍不住微笑。

    那时候他真的都想放弃了,那种极致的疲惫太痛苦了,如果不是马尚封一直捏着雷电神通在后面盯着,葛铮绝对无法坚持下来。

    他经历的痛苦不算少,玄霜洞的淬炼,九幽泉的极寒,百香谷的一生沉沦,生死墓内气死化灵……

    那些痛苦,在这次修炼面前不值一提。

    哪怕在玄霜洞中不断的撕裂重组他都没想过要放弃。

    后面的修炼,力量没怎么增长,但是获得的收获比提升力量更大,至少葛铮的实力比之前强了数倍。

    如果对上半年前的自己,葛铮觉得自己只需要出一拳就可以搞定了,大帝制定的修炼计划,看似很枯燥,很痛苦,但是效果是真的很惊人。

    比在玄霜洞淬体带来的提

    升更加惊人。

    完成负重修行后,葛铮刚想登天梯,马尚封却拦住了他。

    “有人打上门了!”

    凌虚境界的修为,让马尚封的感知力无比惊人,葛铮还没有看到人,马尚封已经知道来人是何目的。

    “葛铮,我要挑战你!”来者是一个知灵境界的弟子,名为徐潇,现任九长老的亲传弟子。

    看着这个长相秀丽的姑娘,葛铮有些愕然。

    “为何要挑战我?”葛铮还没反应过来。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是宗主候选人,而且现在整个宗门只有你一个宗主候选人,在同境界击败你,就可以从你手中拿走宗主候选人的资格。”马尚封一脸揶揄。

    “还有这事?之前你怎么不告诉我?”葛铮这时才知道还有这个规定。

    成为宗主候选人,有两种方法,一是得到现任宗主认可,葛铮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成为宗主候选人的。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挑战现有的宗主候选人,但是前提是把修为压制在相同境界,胜利者获得候选人资格,如果失败了就失去候选人资格。

    “怕什么,这丫头不是你的对手,上去推到她就是了。”马尚封纯看热闹。

    “是不是对手,只有比试过才知道,上封仙台吧!”徐潇的身材十分劲爆,哪怕此时是寒冬也是轻装,好身材一览无遗。

    “封仙台?那是什么?”葛铮只知道封神榜……

    马尚封在葛铮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真是修炼修傻了,封仙台,最公平的比试,只要上台,阵法就会把比试双方的修为压制在同一境界,包括肉身之力。”

    葛铮挠了挠头,他的确没听过封仙台,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连肉身之力都被压制,他真的有胜算吗?

    对于自己的实力,葛铮很清楚,就是肉身足够强大才可以碾压同境界的对手,这半年他一直在负重修行,八卦神通没有任何进展,凭借流萤这种神通对付长老的亲传弟子怕是有些吃力啊。

    “别怂,要是连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那你这宗主候选人的名头不要也罢!”

    徐潇气的牙根痒痒,敢情人家师徒两人一直在自说自话,压根没考虑她的感受。

    “马师伯,你德高望重,弟子不敢妄言,但是师伯应该很清楚,实力和性别无关,我徐潇虽是女流,但是在我们幻羽宗同样可以排进前十。”

    听到这段话,葛铮心动了。

    前十啊,也就是说这个徐潇的实力,在同境界之内已经是顶尖存在了,通过她可以很好的了解同境界之人的实力。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战!”

    宗主候选人,那是通过宗主认可的,虽然可以通过挑战候选人获得资格,但是是否应战的权利在葛铮手上,如果他拒绝,徐潇没任何办法,最多说他胆小。

    看着徐潇和葛铮登上封仙台,马尚封的表情有些变化。

    “百万年过去,我幻羽宗到底发生了什么?放在以前,谁敢挑战我的弟子?这背后到底有什么?”

    从回归宗门的第一天,马尚封就察觉不对劲,哪怕是他那些老友,表面上笑脸相迎,可是真实的内心却并非如此。

    挑战宗主候选人,这种事肯定有很多人围观。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马尚封喃喃“也好,就让你们看看我徒儿的实力,你们也好乖乖的闭嘴。”

    比试开始,徐潇从纳物戒指取出一把硕大的锤子,砸在地上震耳发聩。

    “取出你的兵器吧,别说我欺负你。”

    “抱歉,我不擅长使用兵器,只靠双手就足够了!”

    徐潇无谓的点了点头,的确有很多人不喜欢使用元器,这无可厚非。

    “开始了!”

    说完徐潇就挥舞着大锤冲了上来。

    锤柄长三尺三,锤子重三万三千斤,在徐潇的手中如若无物,舞动起来烈焰阵阵。

    “墟炎裂天锤,这锤法无比刚猛霸道,这姑娘倒是有些实力。”马尚封连连点头。

    墟炎裂天锤,天级元术,烈火为根基,以锤风带动烈火,共有四式。

    看到大锤上的火焰,葛铮也释放出自己的神通。

    “墟炎裂天锤!”

    “离字流萤”

    以火对火,就看谁对火的理解更深。

    烈焰把大锤烧的通红,扫过之处连空气都变得炽热无比。

    小小的流萤,却带着无尽杀机。

    看着大锤袭来,葛铮请声说“爆!”

    一枚趴在大锤上的流萤爆裂,震的徐潇手臂发麻,大锤差点脱手。

    “这小东西威力这么大?”徐潇是直性子,直接开口就问。

    “大小,从来不是决定威力的主要因素。”

    流萤的奥妙,就算葛铮解释,徐潇一时半会也理解不了。

    “墟炎裂天第一招只是引子,接下来才是正题,炎!”

    锤子上被震散的烈火再次燃烧。

    葛铮觉得无趣

    ,他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徐潇身边,徐潇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轰出封仙台。

    两招,就击败了徐潇!

    第一招流萤,葛铮是想摸清楚对手的实力,清楚徐潇的实力之后葛铮觉得没意思,徐潇对力量的控制太差了,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台下,一个青年看到这一幕瞳孔紧缩。

    “这葛铮,强的可怕,潇儿的墟炎裂天锤虽然未至大成,但毕竟是天级元术,竟被他一招就破了,不简单。”青年名为徐朗,徐潇的哥哥,四长老的亲传弟子。

    “没劲,还有谁想挑战我的,今天一并上来吧,省得日后麻烦。”葛铮站在封仙台上,傲视群雄。

    既然有挑战规则,那以后肯定还会有人挑战,葛铮可没那么多时间接受挑战,还是一次性搞定比较实在。

    徐朗跳出来说到“葛铮师弟,我名徐朗,请赐教!”

    徐朗的兵器是一把扇子,但是只有扇骨并无扇面。

    “哇,徐朗,玄级大师!”

    “他是徐潇的哥哥,妹妹战败,哥哥肯定要出头啊!”

    葛铮有些不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看徐朗,一脸疑惑的开口“你在弟子中排名第几?我看你名气不小啊?”

    “排名并不重要,实力才是根本,至于名气么,过眼云烟何必在乎。”徐朗摇动扇骨,气质超然。

    徐朗的实力,在同境界内排名第三。

    要知道,幻羽宗的弟子有上亿之多,在上亿人中排名第三,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徐朗有个称号,玄级大师。

    只因为一点,徐朗修炼的元术,全部是玄级元术,以他的身份,完全有资格修炼更高等级的元术,但是他却一门心思的扑在玄级元术上。

    “吾辈楷模啊,徐朗大哥,只用玄级元术就击败了无数掌握天级元术的对手位列第三。”

    “是啊,谁说我们只能修炼玄级元术就无法出头的?”

    听到台下弟子的议论,葛铮总算明白了。

    只休玄级元术,却可以战胜天级元术的对手,这徐朗肯定在元术上下了很多功夫。

    在元蒙界,有这么一句话,功法无强弱,哪怕是最垃圾的黄级功法也可以修炼到凌虚境界。

    这句话放在元术上同样适用,哪怕是黄级元术,修炼到极致也可战天级元术。

    这些差别,低阶元修根本看不透,只有到了马尚封这一层次,才能窥探其中的奥秘。

    天级元术和黄级元术,差距不可谓不小,但却是同一根源,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映覆术,这个入门级别的黄级元术却有很多人修炼到凌虚境界还在继续参悟。

    元术,只是释放力量的手段,并非力量。

    高级元术和低级元术的区别就是高级元术更加接近力量的本质,可以让使用者更容易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葛铮看着徐朗,若有所思。

    他的离字流萤,如果按照元术划分,最多是地级,甚至还不到地级,可是他却以流萤轻而易举就击溃了天级元术墟炎裂天锤,那徐朗以玄级元术胜过天级元术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徐朗虽只排名第三,但是在弟子中的人气比排名第一和第二的那两人还高,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是玄级大师,给予了无数普通弟子希望,让这些弟子知道哪怕只有玄级元术同样可以无敌于天下。

    马尚封嗤之以鼻。

    “白痴,虽说这方法的确可行,但是更高级的元术更加接近力量本质,感悟修行虽然困难,但是一旦掌握就可以发挥十成威力,想把玄级元术发挥出天级元术的威力得费多少心思,有这功夫修炼两种天级元术都绰绰有余了。”当然这话只能放在心里,说出来的话无疑是打击那些普通弟子的信心。

    扇骨挥动,阵阵寒风笼罩整个封仙台,避无可避。

    “风属性元术么?”葛铮也是服了。

    风属性元术,修炼者极少,虽容易掌握,但是一般来说威力真的不够看,也只有徐朗这种偏执狂才能风属性元术发挥到极致。

    寒风入骨,葛铮根本没有动,只是力量在体内流转就驱散了寒意。

    驱散寒意后,葛铮直接祭出离字三昧。

    “风息!”

    最常见的风属性元术,玄级。

    只有扇骨的扇子挥舞,风息屏障出现,厚度竟然达到惊人的十丈,葛铮的三昧火光层层突破,但是最后还是熄灭了。

    “葛铮师弟,这点攻击可不够,看我的,风龙!”

    徐朗屏气凝神,一条透明巨龙浮现,扑向葛铮。

    这次葛铮是真的感受到了压力,龙形出现的那一刻就散发着无尽威压。

    “坎字流散!”

    掌控自己的力量,神通威力也跟着提升。

    换做半年前,葛铮的流散绝对无法挡下徐朗的风龙,就算是现在,想挡下怕也是困难。

    龙,是神兽,涉及到龙形的元术,往往拥有很强的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元术的威力会被大幅削弱。

    此消彼长之下,龙形元术几乎很少被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