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思画梦(二)
    “我......”我不知道于歌的这些经历,听完除了心疼,还有一丝后悔,一时间我不懂该说些什么好。

    霖夏他严肃的说完那番话,又瞬间变了一个脸,他笑嘻嘻的说:“唉,话说回来,你们宫里还能养猫啊?谁这么大胆,也不怕给发现了。”

    “霖夏。”我叫了他一声。

    “什么?”

    “我想见他。”

    我想见他,不仅仅是想见他。

    ……

    霖夏思考了一会,他说:“阁主在想办法带出来,过两天应该会再来找你。”

    “他现在人在哪里?”我问道。

    霖夏告诉我,于歌现在在皇城里,他身体负荷太重,影曦阁的医师都进了皇城,在帮他调理。

    他不过一名十九岁的少年,却承受了这么多。

    我很难过,我在替他难过,于歌从来都不会说他的难处,他冷淡,他无所谓,可我是真的在乎他。

    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其实我是很开心的,开心到无法自处,只是我不愿意承认,我想用怪罪他掩盖我这份开心。

    我在躲避什么?

    我的心在为他疯狂跳动,我心动了,我早就心动了。

    我甚至想不起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从沐浴的背影?还是雪地的拯救?还是一开始,那一眼屋顶的回眸。

    我喜欢他。

    我真的好喜欢于歌,就像我的本能,只要看见他,我就会心动,我想我此生大概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真真切切的喜欢一个人。

    真因为如此喜欢,所以才会变得胆小,才会惶恐,才会怕被于歌知道,怕他不来找我,怕他不理我。

    可于歌呢?

    他这样待我,是不是也对我有一点点的在乎呢?

    又或许是我的幻想,他只是想报我的救命之恩,或者只是在履行他的约定。

    我现在才恍然大悟,我还真是迟钝。

    今夜凉如水,星光稀疏,整个宫城都沉睡了过去。

    “好啦,小琴临,我得走了,过几天就是阁主的生辰,你给他准备个礼物吧?他一定会高兴的。”霖夏朝我走来,拍拍我的肩,我回过头,已经看不到霖夏的身影。

    这就是霖夏的轻功,来无影去无踪,号称天下第一,我甚至都抓不到他离开的影子。

    我在原地站了好久,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是冰凉的,我垂眸轻笑了一下,抬起脚就往住所走。

    一缕相思画成梦。

    回去的时候,清流果然给我留了门,我躺上床,很快就睡着了,可我睡不了多久,就被芳芸喊了起来。

    “琴临,快点起床!”

    我迷迷糊糊的起来,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应该是昨晚吹了太久的冷风,所以才会这样。

    我用冷水清醒了一下,就直接去膳司报道了,中午宫里来人报,要开始准备过年宴的吃食,今年过年宴人数比去年多,所以很多东西都要重新安排。

    礼司那边会排好场内座位,我们需要准备好没桌的吃食,每位主子还得准备一到两道她们的家乡菜。

    “琴临,你就去跟着林辅事,负责菜的供应。”司管女官安排了我的任务。

    我点点头,一天下来,我就觉得喉咙有些疼,脑袋也有些晕晕的,应该是昨夜受了凉,今天又忙了一天。

    体力有些不支了吧。

    我今天没去找肖陌,休息时间一到,就赶紧回去睡了一觉。

    等我爬起来,才想起要给于歌准备一份生辰礼物,也不知道他生辰的具体时间,霖夏也真是,也不说清楚。

    可于歌需要什么呢?看他那样子,感觉什么都不需要的样子,给他做顿饭?算了算了,我的厨艺……

    那给他准备什么好呢?

    这倒是让我纠结了,我在空闲时跑了一趟服司,服司的人都很好,让我随意看看。

    我就挑了一些白布带走,不算什么名贵之布,我自己在屋里做了一条发带,我不太会绣功,就自己歪歪扭扭的绣了一个梨花在发带的尾部。

    我自己看还是挺满意的,也不知道赶工出来的礼物于歌会不会喜欢,这几日也没见他来找我。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霖夏说他会来,可我怕只是说说而已。

    十二月的第八日,我从膳司回住所,天色已晚,我平时总会挑没人的小道走,就是为了能够遇到于歌,我找不到,所以只能等他来找我。

    在一处转角,我看见前面有一个人站在树下,我眼前一亮,这熟悉的身影,是于歌。

    我急忙走上前,这次他穿的还是那件黑衣,夜晚这样潜行方便,我看见了他,他也在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看到他我又有些胆怯,所以只能愣在原地,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我,不说话也不向前。

    “于公子……”我叫了他一下,觉得这样说话有些生疏了,又改了口“于歌,你来了。”

    “十二月廿一,膳司会去封冰,你到时候参加,我和霖夏能带你走。”于歌沉声说,他的语气一直都很平淡,听不出他的感情波动。

    我知道封冰的事,那日栾棱会降雪,膳司的人就会去把冰封存起来,等到夏天再开启使用。

    封冰地是在宫城外,那里没有卫军的把守,以于歌和霖夏的能力,带我走不成问题。

    我点点头,于歌讲完了话,他就不说了,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我想了一下,说:“对不起。”

    “霖夏说的吧。”于歌没有问我,而是在说一句陈述。

    “嗯。”我拿出发带,递给他说“于歌,生辰礼物。”

    于歌愣了一下,他看着我手上的发带,上面的梨花看起来还特别的丑,我想起来,好像他影曦笛的吊坠也是个梨花。

    他的眼睛微微弯了一点,他似乎是在笑,他蒙着黑布,我也看不见他的面容。

    只见于歌抬起手,接过了这条发带。

    “喜欢吗?它好像有点丑,但是是我亲手绣的啊,是朵梨花,看得出来吧?应该是能看出来的吧?你看,这是花瓣,这是花蕊……”我滔滔不绝的解释道。

    于歌默默的将它收了起来,说:“小临。”

    “啊?”我懵懂的抬起头看他。

    “谢谢。”

    所有的情感,都融化进这句谢谢里,我安心的笑了,所有的辛苦,所有的委屈都消散在这里。

    “霖夏没有告诉你,明天才是我的生辰。”

    “啊?原来是十二月初九吗?你今天来见我,我还以为是今天呢。”

    “无事。”

    “于歌。”

    “嗯。”

    “留得久点,我陪你到十二月初九。”

    “好。”

    “于歌。”

    “嗯。”

    “带我走。”

    “好,带你走。”

    夜里总是梦相思,

    一缕相思画成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