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秘境(求推荐票)
    “何为秘境?”姜迎不懂便问。

    小兽与黄沙虎一怔,小兽站起来,绕着姜迎走了一圈:“你是纯凡人?”

    “纯凡人?”

    “……”小兽看向黄沙虎:“本兽吃了只什么也不懂的纯凡人……可是此地怎么会有纯凡人??”

    姜迎听出许多蹊跷:“莫非此地是修行之人才能到的地方?”

    “哦?你知道修行么?”

    “只曾听说。”

    “那你怎可能不懂秘境?”

    “还望赐教。”

    小兽沉默了一阵,大眼一直在姜迎身上打量。

    好半晌,它不答反问:“你从何处来?”

    姜迎谨慎地想了想,这才含糊其辞道:“一个小国。”

    “什么小国?”

    “不懂修行的小国。”

    “那你如何来的?”

    “坠崖了。”

    “坠崖?何处有悬崖?”

    姜迎道:“不清楚,坠崖的途中我昏迷了,醒来便到了此处。”

    小兽摇摇细长的尾巴,嘀咕道:“那可真奇怪。”

    “仙凡有别,你那儿的世界怎么了?”

    “等等。”姜迎似乎听到了极其重要的词眼,“我们的‘世界’?”

    小兽张了张嘴,正要解释,猛然又闭上。

    “此乃天机,关系到天地运作,本兽不能再说了,你日后慢慢悟吧。”

    姜迎有些心塞:说一半藏一半是什么意思?

    而它提到“天机”,自然又让她想到放她离开的官差口中,她阿爹所说的“天机”。

    “泄露天机会有惩罚么?”她问。

    小兽大抵是嫌她问题多,又乜了她一眼:“得看是何种天机。”

    “关系到界域平衡,那是大天机,你若无心,本兽多说亦无妨,你若有心,借此作乱,导致更严重的后果,本兽就得承受因果。”

    “即便你无心,日后若不甚透露于有心之人,这因果同样会算到本兽头上来。再者说,此乃界域大事,一旦出现错乱,必有一番恶果,本兽堂堂神兽,应当心怀慈悲,即便不畏惧因果,也不可看世人生灵涂炭,嗯,就是这样。”

    姜迎听得满心沉重。

    原来她阿爹所说的“天机不可泄露”,并非单纯不愿、不能说,其背后的因果牵涉竟如此严重。

    怪不得他宁愿自戕也不愿妥协,圣人乃至整个皇朝的野心,带来的后果,必定不止简单的战乱。

    她忽然认识到,自己对王朝的“价值”,比她想象中更大,而她的责任更是重大。

    这坚定了她要不择手段甩掉追兵的决心。此地已经不是王朝疆土,她甩掉一个是一个,甩掉以后,也不会再被王朝的其他势力盯上。

    从静慧乡谷底世界来看,即便先前有其他追兵随她跳下,数量应该也有限。

    而谷底乡民既言无法回去,自然也就无法传递消息,那么追兵之间的联系断了,有很大可能,谷上追兵认为跳崖是死路,会放弃继续追踪的念头。

    哪怕还有人冒险下跳,那片密林也不定有人能穿过。即便穿过,这片望无止境的沙漠,也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阻拦点。若她稍后能够争取到小兽的一些协助,悄无声息离开,她大抵能将那些可能也在沙漠的追兵,也一并挣脱。

    这么想着,她再次问:“什么是秘境?”

    小兽这次不岔话题了,实打实道:“顾名思义,神秘、秘密之境。此地秘境包罗万象,随时随地均有可能触发。若是落入藏宝之境么,尚且幸运,若是落到机关重重的境地,哼哼哼……”

    “哦,对了,我方才吞沙之际,天际出现了天狗食日之相是么?那便是秘境发生的征兆,哼哼,幸好我将你卷入来了,否则……哼哼哼!”

    姜迎一听:原来那并非是小兽吞沙所带的异象。

    听到秘境的解释,她又莫名联想到王朝的奇门遁甲等等阵法机关,不知它们之间有多大的差距。

    于是她问:“它们有固定的触发条件么?”

    “自然是无。”

    “我这样的凡人入内,生存几率有多大?——藏宝的秘境除外。”

    “咦?那你想岔了,我所说的藏宝秘境,并非单有宝物。

    一切秘境均有风险,只不过是藏宝之境有宝藏、仙丹或奇兽,有获益几率,这才说是‘尚且’幸运。并且,毫无疑问啊,凡人入内必死无疑,不然,算什么秘境?”

    姜迎沉默下来,细细思索。

    好半晌过去,她才道:“实际上,我有一位友人曾入此地,并成功离开,所以我想,此地并非如此难走。”

    她想过了,若她阿爹指定让她随着风向走,或许,那风向所指之道,乃是某种捷径,或者,是避开所谓秘境的办法。

    毕竟“随风向走”这样的“经验”,一听便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想必是她阿爹经历了许多挫折,或是之后入了仙境,听了“仙人”透露,才得以知悉的信息。

    反正无论如何,它必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并且经过她阿爹的提醒,她在走入沙漠的同时,便一路注意着沙漠的风。在她被黄沙卷入之前,她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风向大乱,旋即风向确实有一定的转变。

    此事若放在毫不知情之人身上,未必能够察觉这般变化,即便察觉,沙海之大,风向本就并非固定,也不一定能够留意。

    并且,在风向大乱的同时,天上烈日便有所变化,若小兽所言是真,风向的转变,或许是触发秘境的征兆,而风向,则是逃生之路。

    至于此地为何有如此多的秘境,又为何会有风向这类“提示”,这片地方在前往仙境的路上充当着何种角色等等问题,她如今来不及细想与研究,她得先想办法离开。

    果然小兽听到她的话,大吃一惊:“友人??……你的友人也是纯凡人???”

    姜迎道:“若与我情况类似者便是纯凡人,那他应当是。”

    小兽猛地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本兽都过不去的所在……咳咳,其实本兽也才到二三四五六七八日啦……但本兽都过不去的所在,区区凡人不可能能过!这不可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