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他欠我的
    下课后英语老师一出教室,王艳丽就忙不跌的转身小声打听赵清雨早上被喊出去的事。

    赵清雨从课桌里拿出已经冷透了的饼子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哦,那人欠我的,刚才过来还来了。”

    “啊,他欠你钱啊。”王艳丽有些意外。

    旁边的阮铃正在低头看书,闻言也轻轻抬起头。

    “对,他欠我不少钱呢。”赵清雨说着又拿出豆浆喝了起来。

    王艳丽朝教室外面看了眼,夏梓默不在那里,她压低声音问:“他欠你多少钱啊?”

    赵清雨同样凑近了悄声说:“我不太好说,反正挺多的。”

    “喔……”王艳丽了然的不再询问,毕竟赵清雨可是亲口说过自己是喜欢夏梓默的,那借钱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担心男生没有面子吧?

    赵清雨自认为她没说慌,该死的夏梓默如果不想和自己一起,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提出离婚,但他和那女人一起把自己害死了,还有她未成形的孩子,除了钱,他们两个人还欠她两条人命!

    既然老天爷要她回来,她肯定得要回自己应得的东西,最好是现在立刻马上!

    那男人现在很穷,她的条件现在也不允许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既然某人主动提供早餐晚餐,聊胜于无,她就不客气了。

    阮铃已经重新低下头,至于到底是在看书,还是在想些其他东西,那她就不得而知了。

    上午课间活动时间,赵清雨和王艳丽一起出教室,前者刚站起身,就看到夏梓默站在外面等着,旁边还有李菲宇。

    她真是搞不懂,为什么夏梓默会和李菲宇在一起。

    果然,她一出去,李菲宇就朝她挤眉弄眼的叫唤:“喂,那个女的,你过来,有话和你说。”

    什么叫那个女的?

    虽然她的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多岁了,但好歹尊重一下她十六岁的外表好吗。

    赵清雨在心里一阵腹诽,面上却露出惊讶,她和身边的王艳丽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朝两人走去。

    “我哥们有话问你。”李菲宇胳膊搭在夏梓默的肩膀上,见她过来,很是自来熟的说。

    赵清雨理都不想理他,径直抬头看向夏梓默,露出一个笑脸:“嗯,你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吗?”

    夏梓默有些踌蹴:“那个、东西她……”

    “等下,你过来我跟你说。”赵清雨打断他的话,朝旁边指了指,她的意思很明显,某些不相干的人识相点主动一边去。

    可是李菲宇不是个识相的人,他见赵清雨只对夏梓默笑,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心里顿时觉得很不舒服。

    他收回放在夏梓默肩膀上的胳膊,脸色有些阴沉下来。

    “你等下,我待会过来和你说。”夏梓默也没想太多,和李菲宇随便说了一声,就跟赵清雨两人走到人少的地方。

    “她接了吗?有没有说什么?”夏梓默的话语里似乎有点紧张。

    赵清雨笑得很甜:“接了,但她很内向,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吃,所以你可以每次送完之后先不要站在窗户前。”

    “那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对了,她还是个很骄傲的人,你千万不要和其他人说送早餐的事情。”

    “我明白了。”

    “没关系,那我走……”

    “等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传话给李菲宇的,我也可以帮你。”

    赵清雨的话卡在喉咙里,她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夏梓默:“我和李菲宇同班,有什么话我会自己说。”

    “啊,好的,那还是谢谢你,我先过去了。”

    “嗯。”

    等夏梓默一离开,她就小声骂道:“呸,还需要你帮我传话,我自己没长嘴吗。”

    忽然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她顿时吓得一个激灵,扭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王艳丽。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不是让你先过去嘛。”她说着自然而然的挽起了王艳丽的胳膊。

    “我怕那个人欺负你。”王艳丽小声说,“他到处跟人说你喜欢他,万一他知道你喜欢的是他的朋友……”

    赵清雨心里暖暖的:“放心,这么多人的场合,他还不至于敢对我怎么样。”

    她知道李菲宇根本就不喜欢她,上辈子他们之间也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到处和人造谣说自己喜欢他。

    两人边走边说,忽然王艳丽轻轻摇了摇赵清雨的胳膊。

    赵清雨顺着她的目光一看,看到阮铃正在和一个男生站在小卖部外面的花坛边说着什么。

    “是我们班的杨浩诶。”王艳丽随口说了一句。

    赵清雨没说话,杨浩就是在开学典礼的时候,主动给阮铃书的那个男生。

    这个时候,应该是杨浩追求阮铃的时间,只不过很快杨浩就会被阮铃的冷淡击退,然后和其他班上的一个女生认识并且在一起。

    现在看到两人站在一起似乎在说着什么,赵清雨心里很快有了一个主意。

    活动结束后回到教室,王艳丽哀嚎着拿出练习册开始写作业,旁边的阮铃还没有回来,她从草稿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了一段话。

    ……

    一天的时间说快不快,说短也不短,下午三节课结束后,就可以放学回家。

    星期天不用上课,赵清雨拿了数学英语两本书还有各个练习册回家。

    经过三岔路口的时候她没有买菜,回到家里她先把书本放下,就去楼顶的天台上把中午洗的衣服收回来,然后开始淘米煮饭。

    这天下午出奇的热,还闷得不行,她在厨房里呆了一小会儿就出了一身汗。

    她本想等着赵青枫回来,两人一起去镇上的农贸市场去买点好东西吃,顺带逛下超市,买俩水壶,平时好自己带水去学校,省得渴了的时候还要买矿泉水,甚至直接喝自来水。

    可是左等右等,电饭锅的电闸都跳到保温了,赵青枫还没有回来。

    小学虽然离得远些,也只是多走十多分钟的路程,不至于现在还没有回来。

    赵清雨放下手里的数学练习册,她本就做题做得困难,再加上心里想着赵青枫,半天都没有做出一道题。

    以前赵青枫就算是天黑才回家,她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这一世就不一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