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谁

    执我之手,

    敛我半世癫狂……

    谁

    吻我之眸

    遮我半世流离……

    也许,这个谁,本不在这世上……

    ……

    天上真能掉下馅饼,

    尤其在你不饿的时候……

    陶战木然地看眼前两张和蔼着,却又掩不住焦急的面孔,觉得特别有即视感……

    她不知道怎么对待脚下突然到来的这张馅饼。

    她能说不吗?不能够!

    她没有选择,选择权握在长期饭票和皇帝老婆手里呢。

    刚刚适应了这方的环境,萌出一点点展望之心,和身边的人混出些许感情,就这么不当不正地节外生出了枝。

    陶战的心里对馅饼并没有产出喜悦,也没有生出憎恶,就是太突然了。

    她唯一感兴趣的是,想看看王子泽看到以桃代李她出现时表情,那一定很好玩。

    既然没有选择权,她一下都不想费脑子……

    痛快地点了点头。

    屋内的另外两人有点失措,好像都不用劝了。其实他们也拿不准陶战会是什么反应……

    贵妃比较老到,见陶战这关轻易越过,款款地说:“对外,就说是三公主陪二公主一起进京了……若是能尽快寻回二公主,你父王会送她过去,你不用担心后面的事情……”

    陶战心想,如果寻不到呢?或者寻到了,她死活不愿回来呢?不过她没吱声,听陶贵妃继续讲。

    “王宫里吃穿用度自然是上上等的,王子们和长公主都在大本堂里,由四方贤圣及太傅、少傅、师保们教习典籍礼法,你自然是要陪读省习的。”

    “青关穷乡僻壤的边城是万万比不上的,天潢贵胄多聚于京城,你也能多结识些名媛王族们,对你,对我们家族都有好处……”

    ……

    腊月初八,甘离国京都大惠的夕阳冻成了一块冰疙瘩挂在天边,不愿意落下。

    陶战挑起车窗棉帘子望外看去,宏大的城门“雄阳门”三个字高高在上,似乎对她不屑一顾。

    早有宫人太监候御林军在城门口了,一群人开开飒飒直往城里。

    虽然已近黄昏,京都的街市熙攘依然,冬天的寒气并没有消减都城的繁华。

    陶战居然远远地看到了大串糖葫芦,插于车旁,疾驶过市……

    让她热泪盈眶的冰糖葫芦!!!

    按捺不住狂跳的小心脏,那是连接她的过去与现在的唯一熟识物品……

    也许,她来对了!

    ……

    皇城叫大宫,在第一道门书着三个字“翚琅门”,陶战有些目不暇接。

    过了几道高耸的门楼子,车窗被人从外面拉上了棉帘子…….

    ……

    陶战住在姑母陶贵妃的仁杞宫。

    仁杞宫好大,陶战看得瞠目结舌。

    她当然不知道这西宫大着呢:正殿、清颐殿、雯丽殿、琴影轩、鹤留苑、云以居、景馨堂、纤月楼,春以园,还有一些小院子,供皇子和公主们住的……

    陶战住在竹茹院,一处清静干净的四合院。

    正殿则是贵妃娘娘居所。

    她叹谓啊,要不血雨腥风,谁都想做皇帝,就是享不尽的甲天下之荣华富贵啊……

    ……

    离开青关的时候,陶战执意要带着嬷嬷和牙月,本来贵妃说按着宫制,不是能随便携带私家奴才去宫里的,也许她怕陶战反悔,节外生枝,最后还是答应了。

    陶贵妃给陶战拨了名婆子孙嬷嬷,两位伶俐的丫鬟,一名小太监使着,嘱咐孙嬷嬷多教导陶战礼节。

    ……

    陶战离开青城的第三天,苦大师怒冲冲找王爷。

    “她不能进京!”苦大师的倒八字眉毛拧在了一起。

    “知道你把她带回来,从小教她习武,对她就如自己孩子。”王爷不紧不慢批着公文。

    “去京城对她是好事。”

    ……

    “好事?你难道忘掉她了吗?”

    “你要让她步她的后尘?”

    苦大师的话好像一柄利剑直直戳中了陶王爷的心窝,他愤然甩下手中的笔。

    “放肆,我是她父亲,难道我会害她不成?”

    ……

    “王爷,你,你会后悔的!”苦大师说完,愤然转身离去。

    ……

    陶王爷望着他的背影,喟然长叹。

    “十几年了……是福不用愁,是祸躲不过,随缘吧。”

    ……

    到了皇宫的第三天。

    五皇子泽没有现身。

    陶贵妃嘱咐陶战要过去拜见皇后。

    并让孙嬷嬷给陶战粗略地说道些宫里的大小事情和规矩。

    ……

    皇后复姓长勺,单名一个姬字,育有二子一女:三皇子陶亿(现在的太子爷)、四皇子陶序,长公主陶易。

    皇后的爷爷长勺夷跟着开国皇帝,先皇上的爷爷开疆拓土,位封舍邑侯,镇守南部的九郡,重兵在握,他父亲长勺陇袭舍邑侯位,继续管辖南九郡。她的长兄长勺青,执掌盐政,盐运司大司领。

    大宫,也就是这座皇宫,前面是皇帝办公的几重大殿,后面是内宫六院的后、妃、女官,宫女、未出嫁的公主和小王子们的住所。

    大宫之外,有三处别宫

    十周岁以上的皇子们必须与母亲分开住,住在与大宫有一道九米宽长水桥相隔的别宫-羽林宫中。

    除了东宫太子爷,其他成了家、娶了皇子妃的皇子们各有自己的宫府,不在皇宫群建里居住。

    ……

    皇上陶浅,44岁,正值壮年,如日当天,与他的诸嫔妃们育有九个皇子,二名公主。

    大皇子名陶橐(tuo),今年二十四岁。母亲是姜妃,姜妃长皇上整大五岁,是皇上从小使唤的贴身丫头,怀了六个孩子,流产的流产,夭折的夭折,膝下只留住大皇子一个子嗣。姜妃整日吃斋念佛,不问内务。大皇子住在雀熙宫。

    二皇子陶檀,现年二十一岁,母亲原是个常在,生子之后册封为淑仪。

    郎淑仪与姜妃天天在一起,不是念佛就是诵经。二皇子也已娶了皇子妃,住在瑞和宫

    三皇子陶亿就是当今的太子,年方二十,母亲贵为皇后,太子妃过门儿后,住在东宫太子府……

    四皇子陶序,一十九岁,人不在甘离国,九岁上去了无印国,说是娶了无印国的唯一的公主山上至,过几天会回国……

    五皇子陶泽,十五岁,不用说了,陶贵妃的独苗子。

    六皇子陶芎,十三岁,母亲是西方邻国歫掬国和亲过来的公主乐平君,慧妃娘娘,年轻漂亮舞技卓群,最受皇上宠待,六皇子的胞妹,小公主陶榕今年满三岁。

    七皇子陶悦十一岁、九皇子陶岚七岁,母亲名方莲子辰妃,是左丞相方之朴的女儿

    八王子陶谨,也有十一岁,母亲难产走了,由皇太后一手带大,原先住在长霄宫,另外一处别宫,专为太上皇与嫔妃居住建的别宫。现在八王子年逾了十岁,和其他兄弟们住在未成年皇子宫羽林宫中。

    ……

    孙嬷嬷说了一通,陶战记住的不多,不过她听到四皇子九岁时去了无印国,不免心生疑窦和不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