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乞丐苏唐
    “走吧,既然佛山酥就在万泉街上,咱们就先去买了佛山酥”

    沈云微往桌上放了一贯钱,起身便带着三七朝着万泉街走去。

    ******

    “官人呐......官人啊,你就这么去了,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如何是好啊......”

    刚刚进入万泉街,就听见一妇人尖利的哭诉之声,比这闷热的天气更让人不爽利。

    这福来酒楼门口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住,这殷世甲的灵堂正设在酒楼前厅里。

    殷家大娘子王氏是个约摸着三十多岁的妇人,眉毛画的如远山青黛,桃颊朱唇,虽然披麻戴孝跪在灵堂里,仍不掩其风韵。

    王氏身边还跪着个五六岁的小儿,正一个劲儿的往盆里烧纸,似乎玩的很开心。殷王氏哭喊了半天,许是天气炎热,竟没有一滴眼泪。

    来往吊唁的人也不少,各个都陪着一张丧脸,嘴上说着节哀顺变。

    “哎呀,真惨呐......”

    “这殷老板平日里素来和善,这街坊邻里不少都受过他的恩惠,如今这人就被那花如海杀了......”

    旁边铺子里的老板们客人们都纷纷出来看热闹,围着福来酒楼唏嘘着。

    “我看这事情不简单,谁不知道花大哥行侠仗义,为人正直,这殷老板被杀我看是另有隐情”人群中钻出一个小叫花子,虽衣着破烂不堪,面容倒还算干净,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看了一眼那哭诉的妇人,不屑一顾的说到。

    “你......你这小乞丐,你懂什么!这叫知人知面不知心”

    “亏你还说的出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被殷世甲的荷包蒙蔽了吧!”

    “嘿!你这黄口小儿,不跟你说了,你看看人家殷家大娘子,都哭成什么样了,你真是,年纪轻轻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哼!我只知道,有理不在年纪大小,更不在声音高低!”小乞丐说着又瞥了一眼那哭天抢地的妇人,脸上更加的鄙夷,转身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

    “五娘,原来那殷老板的福来酒楼也在这万泉街上”沈云微他们也被哭声吸引,已经围着看了好一会儿,将那小乞丐和酒楼邻居的对话也尽收眼底。

    “你看我们从藕粉店过来用了多长时间?”沈云微拉着三七从人群中出来,向旁边的卖佛山酥的铺子走去。

    “咱们这么转过来,不过半刻功夫吧”三七想了想说道。

    “是啊,不过半刻功夫”

    “五娘是想到了什么?”

    “没事,你去称两斤酥糖,若有卖蜜饯的,再称半斤蜜饯来”

    沈云微打发了三七去买酥糖,自己却在这万泉街上观望了起来。

    片刻功夫,三七便买回来了。

    “五娘,您在看什么呢?”

    “你看,那店小二说花如海前日亥时去买过藕粉,可这福来酒楼离藕粉店不过片刻功夫的路程”

    “是啊,那不是正说明,花如海有杀人的时间吗”三七回道。

    “你傻啊,哪个凶手会包着藕粉去杀人?”

    “那他或许是为了让店小二证明他不在场呢?”

    “你刚刚才说,这两地之间不过片刻路程,前脚到了藕粉店,后脚就能进了福来酒楼,这算什么不在场证明啊”

    “他若是故意杀人,又要找不在场证明,怎么着也要出现在远远儿的地方才是”

    “五娘你这么说我是真糊涂了”三七转了转脑袋,也想不明白这缘由。

    “看不出来这位小娘子年纪轻轻倒是个明事理的”

    刚刚与人争论的小乞丐竟然突然出现在身后,听了沈云微一番话,对这小娘子十分好奇,正上下打量着沈云微。

    “是你!”

    沈云微对这小乞丐莫名来的好感。

    寻常有人家做白事,路过的哭一哭偶尔还能得一些喜钱,这小乞丐非但不哭,甚至言语中带着些许讥讽意味。

    “看你样子不是本地人吧”小乞丐往前一跃,蹦上一台阶,俯视着沈云微说道。

    “你想干什么?”三七连忙往前一挡,将沈云微护在身后。

    “三七,不可无礼”沈云微见着小乞丐并不像是有恶意。

    “我呢,平日里就看不惯那些个人,有了几个臭钱,就摆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模样来,这爱名的和爱钱的互相捧着臭脚,真是让人恶心”说着,拔了一根台阶缝里的小草,叼进嘴中。

    沈云微闻言笑着问道:“不知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我没有名字”

    “这......总得有个称呼吧”

    小乞丐眼睛转了转,正看到三七手上拎着一大包酥糖,灵机一动,说道:

    “叫我酥糖吧!”

    “苏唐?是个好名字”

    小乞丐闻言一愣,笑的嘴里的草都快掉了……随即转念一想,开口问道:

    “不过,这位娘子,有没有兴趣去花大哥家里看看!”

    沈云微笑了笑,这小乞丐怕是早就盯上自己了。于是说道:

    “你既然觉得你这位花大哥有冤屈,为何不自己找证据?”

    “我一个叫花子,我说的话,没人会放在眼里”

    这小乞丐说的话也确实是事实。

    小乞丐见沈云微犹豫,连忙又说道:“花大哥家就在西后苑,我可以带你去”

    “五娘,莫要轻信歹人谗言,我看这厮就不像个好人!”

    “你!你知道什么!我不信,这偌大的郎溪,都能被钱收买了不成!”

    说罢,小乞丐将口中草拔出奋力往地上一丢,转身便要离去。

    “你等等,三七,我们跟他去看看再说”

    ******

    三人向着郎溪县西边走去。

    “苏唐,看你这样子,你跟花捕头很熟了?”

    沈云微想着,这两日听到的话,似乎凡是认识花如海的人对其评价都是一个行仗义事的汉子。

    “是啊,这些年来,如果不是花大哥照顾,只怕我早没了”

    眼前这小乞丐年岁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本身行乞遭受欺凌也是常事,只是年岁太小,只怕经受了更多。

    不过这小乞丐说到此处倒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想必是见多了人情冷暖,习以为常了吧。

    走了约莫一个时辰,三人才终于到了西后苑。

    西后苑在郎溪县西集市后面,高高低低的茅屋瓦舍错落交汇。

    苏唐带着沈云微和三七,兜兜转转,总算到了花如海的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