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千户争功
    董抟霄说罢再次以问询之色看向乌力罕,乌力罕虽然对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略感不喜,但还是没有让情绪覆在脸上,轻轻地点了点头,肯定了董抟霄的话。

    依然生着闷气的巴雅尔则在一旁重新开了坛烈酒,换了大酒碗后咕咚咕咚满饮了几碗,打了个饱嗝。

    “其他人都先下去吧,这笔账我先替你们记着。”董抟霄找准机会对自己的这帮老下属使了眼色。

    老兵油子赶忙带着其他人退去营帐,连“谢将军饶命”的话都说得格外小声,生怕再惊动了正在牛饮的巴雅尔。

    待帐中只剩下他们四人,赛因赤答忽才“噗通”一声重新跪下,跪的方向则是略微朝向于救他性命的董抟霄。

    心思玲珑的董抟霄自然能够注意到这一细节,对着他嘴角轻轻一挑,开口道:“尽管说吧……”

    “回大人,我于日前巡视县城时,无意中遇到正在拼杀的两伙人马,带兵包围他们带回来审讯之后才发现这两伙人马都是魔教的妖人。”

    “哦?魔教的妖人在内斗?”乌力罕有些惊讶。

    董抟霄微笑着道:“大人有所不知,近一段时间以来确有不少类似的事情发生。”

    乌力罕点了点头,“接着说。”

    “起初我也只当这些人只是寻常的魔教教徒而已,但却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魔教向来最隐秘的总舵就藏在徽州路境内!”

    “什么!竟有此事?”

    “由于此事过于蹊跷,我便对他们又严加审讯了一遍,发现这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董抟霄道:“所以你就去一探虚实了?”

    “正如大人所料。”

    “那这两伙人的头目如今在哪里?”

    “一个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死了,另一个就在营中。”

    “将他带上来!”

    不多时,便有一个满身血污,蓬头垢面的人被带了上来,手脚都被镣铐缚在了一起,士兵架着他的手刚一松开,便栽倒在了地上。

    乌力罕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大声喝道:“说,你是不是魔教的妖人!”

    “水,我要水……”倒在地上的人沙哑着喉咙道。

    巴雅尔不耐烦地将身旁的酒囊扔了下去,“喝完了赶紧老实说!”

    地上的囚犯好似抓到救命解药一般,立刻拿起酒囊“咕咚咕咚”喝了起来,丝毫不顾里面装的是烈酒。

    “咳…咳咳!”一直喝到呛得难以呼吸,才逐渐停了下来。

    巴雅尔哈哈大笑,“不是说这帮魔教的妖人都不喝酒的么?我看你喝起来倒没有丝毫不适嘛!”

    遍体鳞伤的囚犯早已屈服,任凭巴雅尔如何侮辱也都瑟缩着不敢抬头反驳半句。

    乌力罕并没有阻止巴雅尔对他的羞辱,而是轻蔑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魔教中担任什么职务?”

    “小的叫潘五,是箕火坛坛主徐农的副手。”身体微微颤抖的囚犯立刻回答,元兵们的酷刑他已经不想再次领教。

    乌力罕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不疾不徐地问道:“魔教的总舵可是就在徽州路?”

    “在歙南的群山里……”

    “放屁,歙南到处都是山,你说的是哪一座?”不带乌力罕质问,巴雅尔便凶狠地叫骂了一句,两颗大眼珠瞪得溜圆。

    潘五被吓得一惊,急忙回道:“是覆船山。”

    “覆船山?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乌力罕皱起了眉头,语气也加重了一些。

    潘五惶恐地作答:“只有教中的人才如此称呼。”

    乌力罕点点头,继续问道:“那进山的道路你可知晓?”

    “通往总舵的路只有教中的少数人知道,我只知晓进那座山脉的山口在哪里。”

    待他说完,赛因赤答忽才接话道:“大人,我去探查的就是此处,进了山口之后确有一处藏有魔教妖人的村子。”

    巴雅尔忍不住嗤笑道:“所以你就让这群妖人打了个屁滚尿流?”

    “你……”

    赛因赤答忽刚想反驳,董抟霄便伸手打断了他,向乌力罕说道:“大人,赛因赤答忽是我麾下的百户,此事他既然有错,不如就由我去将这伙贼人尽数剿灭。”

    “让汉人去抓汉人?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串通一气?”巴雅尔挑衅地道。

    “巴雅尔,你说话可不要太过分了!”

    “怎么?姓董的,当着你部下的面脾气还大起来了?”

    董抟霄站起身,面对乌力罕凛然道:“大人,若我不能踏平逆贼的巢穴,您将我军法处置!”

    巴雅尔立刻拍案而起,“你倒是会抢功!大人,此事若是交给我负责,我必能将这伙逆贼尽数擒拿回来,否则提头来见!”

    乌力罕看似面色平静,心中则飞快地盘算起来。

    若是派董抟霄去,凭他的本事一定能将此事办的漂漂亮亮,但功劳也就让他一个人独占了去。而且他毕竟是汉人,若真的在此时派他前去,恐怕跟随自己多年的巴雅尔定然会心存不满。

    思虑再三后,乌力罕再露出笑容,和稀泥一般地劝道:“我知道两位立功心切,但此事不比寻常小事,若是办不好恐怕朝廷也会怪罪于我。”

    乌力罕边说着,边悄无声息地递给巴雅尔一个眼色。

    巴雅尔虽然脾气暴躁,但也追随乌力罕多年,怎能不懂他的授意,立刻开头道:“我巴雅尔都听您的!只要是您的吩咐我绝无二话!”

    巴雅尔既然已经表态,董抟霄自然也不好继续坚持独自领兵,只能跟着道:“董某亦是如此。”

    “哈哈哈,好!二位果然是我的左膀右臂!”乌力罕起身大笑着伸出双臂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依我之见,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不可轻视这伙贼人。这样吧,就由巴雅尔率领麾下士兵进山剿贼,抟霄你和我亲自为他压阵,这样便可保证万无一失!至于赛因赤答忽……你就暂且留在董副千户的麾下将功赎罪吧。”

    巴雅尔领了先锋一职后登时大喜,“谢大人!我这就去点兵遣将!”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临出军帐前还轻蔑地瞪了董抟霄一眼。

    董抟霄心中暗恨,但无奈乌力罕已经给面子免了他麾下百户的的死罪,所以只得带着赛因赤答忽退了出去。
为您推荐